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冬季來的女人(三)

2014年12月02日
   

 

男人掃視了酒吧一眼,便逕自往角落的雙人座位走去,她隔著一點距離跟在後面。
兩人坐了下來便相對無言,氣氛有點凝重,給人的感覺就像冷戰中的情侶。男人終於開口,好像在低聲哄她,她沒說話,一直低垂著臉。男人有點激動,提高了聲線,剛巧同事阿達過去招呼他,被男人用力揚手揮開了。
啊!我突然想起女人的頸巾,這次一定要還她。我立即走到店裡打開儲物櫃,放在裡面整整一年的頸巾卻不見了!
阿達在身後經過,我立即拉住他問︰「你有沒有見過我那條頸巾?」
他想了想。「啊,小恩剛才出去買聖誕裝飾,我見她戴著出去了。」
真麻煩。我在心裡嘀咕。小恩是新來的女同事,嘴巴經常說不停,但還不算討厭,只是經常膩著我有點惱人。這時候她剛好回來了。
「你有沒有搞錯,隨便拿人家的東西!」
我立即走過去,她還一臉不知情地撒野。
「喂,我發現這頸巾是男裝,而且是手織的,說啊,哪個女孩子織給你的?」
「這不是我的,我只是替人保管著,你快除下來,我還要還給人家!」
「那麼激動幹嘛,小器鬼。」她吐糟一句,把頸巾用力塞進我手裡。
我也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那麼動氣,明明我都早已把外面那個女人給忘了。
拿著頸巾出到店外面,剛才和女人來的男人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女人抬頭,用一種難以形容的表情看著他,怎麼說呢?就像對著一個剛用刀插向自己的人微笑一樣。男人很生氣,匆匆離開了酒吧。
一切都發生得好快,我想除了我之外,酒吧裡沒有人會留意到這一幕。
被遺留下的她微微低著頭。是被拋棄了嗎?一年前她坐在這裡孤獨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腦裡。
只見她看向牆壁,用手指頭壓住鼻樑一側,我才知道她哭了。
當時剛滿二十歲的我,從沒見過年紀比我大,又那麼漂亮的女人哭,整個人被這畫面震懾住,手裡緊抓住頸巾,久久不懂得反應。到回過神時,我決定為她調一杯阿博剛教我的馬天尼。
我把雞尾酒放到她面前,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對她微笑說︰
「你有一年沒來了啊?」
她抬頭看上來,眼角仍有淚痕。
「你記得我?」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