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冬季來的女人(二)

2014年11月25日
   

 

「不好意思,請問可以把冷氣校小一點嗎?」
「冷氣?」我的腦袋一時間轉不過來。「現在冬天,我們沒開冷氣啊。」
「是喔?那不要緊。」她微笑說,嘴唇卻有點白。
近看她的臉,才發覺她原來不太年輕,但仍是會讓其他客人回頭多看一眼的美女。
「如果你覺得冷的話,或者我可以替你轉桌‥‥‥」回頭看去,酒吧卻已經滿座了。
「不用麻煩了。」
幫不了她讓我有點過意不去。
「今晚外面真的很冷‥‥‥不如我替你泡一杯熱可可?」
「你們酒吧有這種東西嗎?」
「等我一下。」我說著便走回吧台後。背著調酒師阿博偷偷地泡了杯熱可可,讓他知道我碰他的東西一定罵死我。
我把熱騰騰的飲料放到她面前。「要不要加棉花糖?」
她笑得很樂。「謝謝你,不用了。」
「那我回去工作了,有甚麼事再叫我。」
回到吧台後,我繼續洗我的酒杯,同時留意有沒有客人離開可以讓她轉過去。她一直坐在那裡,凝神聽著台上駐場的女歌手唱歌,其他客人都聊得吵翻天,即使歌手唱完一曲也沒察覺,全場就只有她一個人在拍手。
那畫面顯得她十分寂寞。我以為她一直在等人,忽然才懂得她只是一個人來。
酒吧的生意愈夜愈好,之後我也忙得無暇理會她。
「好像是客人遺留下來的。」阿達拿著一條頸巾走過來時,已經過了半夜十二點。
我一看就認得是她的頸巾,走出店面,剛才那女人坐的座位已經空無一人,我走過去收拾桌面,那杯我泡的熱可可,她一口也沒有喝過。
打烊後,我拿著女人的頸巾坐在門前的階梯上等她回來,可是一直坐到凌晨三點,她都沒有出現。
之後我如常去酒吧做兼職,但一次都沒再見過她。
她為甚麼會那麼怕冷的呢?為甚麼會一個女人去這種酒吧?
真後悔當時沒勇氣跟她多說幾句,說不定可以拿到她的電話號碼呢。
偶爾我會想起她的臉,她獨自為台上歌手拍掌的側臉,那時候我就好想把手中的頸巾套回她的脖子上。
漸漸,我連那個側臉也忘了。
再次見她,已經是下一年的冬天。
那一晚阿博終於肯教我調馬天尼酒。大門推開,我一眼就認出是她,不過這次她身邊,多了一個男人。(待續)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