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730視角 - 賴勇衡
《一個人的武林》:格格不入的危機(上)

2014年11月18日
   

 

甄子丹已年過半百,以這種拳拳到肉的風格還能打多久?《一個人的武林》有兩大特徵,一是「格格不入」,二是危機感。「格格不入」是現代技擊片的既定特色:既然警和賊都有槍械,為何還要打拳腳交呢?另一「格格不入」是甄子丹的演繹方法,總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其前作《冰封俠》嘗試把短處化為長處,因應劇情講述古代武林高手穿越時空,從而產生的突兀感正是錯有錯著,而甄子丹的個人風格也增強了編劇所設計的喜劇效果。然而《一》片更像是「現代人回到過去」,不奇幻而傾向寫實,沒有喜劇情節,便無法像《冰》片那樣利用「格格不入」的特色。
《一》以懸疑推理類型來開局,本應著重理性邏輯,但擁有現代科技的警察無法破案,最後要靠甄子丹飾演的夏侯武幫忙。夏侯武是一個從姓名到思維皆像古代人而非現代人的角色,而兇手封于修也是同一類型的人,所以夏侯武才可以幫到「現代人」警察摸索其蹤跡。「高手隱姓埋名」、「爭天下第一」和「殺了你的身邊人才能激發你的戰鬥力」等等武俠小說情節都在現代背景中出現了。在封于修獵殺各路高手的過程中,各種武術類型被展示出來,有武術大觀之感。但當懸疑推理漸漸為武俠所取代,一開場的「法拉利神秘車禍」種種細節無法以兇手的武術所解釋,劇本乾脆不了了之,便為一闕漏。現代懸疑強行被置換為古代武俠,難以讓觀眾代入。
創作者當然知道古今元素的落差,把最後決戰的場景設計為不斷有貨車經過的大馬路,讓角色耍著傳統的功夫,對比效果不俗,甄子丹的影迷還是不會失望的。(待續)
 


賴勇衡,香港大學文學士(哲學),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中國政治),喜愛電影,一臉書塵的社會尋道者。電郵:brucelai@hot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