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精彩之極的柏拉雅

2014年11月07日
   

 

香港正值多事之秋,一個多月來令人傷感、憤怒、嘆息的事接連發生,神經一直極之繃緊。想不到在這當下,居然能欣賞到一場精彩難忘的音樂會。說的是剛過去星期日,柏拉雅與聖馬田樂團的演奏會。
這裡不得不再讚康文署近年安排的音樂會,請來不少國際名家,令港人大飽耳福。柏拉雅與聖馬田這次來港奏兩場,只有頭場有個人贊助,政府花費應不少。很可惜沒空看頭場的莫札特和巴哈,一向我較欣賞柏拉雅奏他們的音樂。但觀乎尾場貝多芬第五鋼協演出之精妙,相信頭場必定也是拍案叫絕。
柏拉雅有鋼琴詩人之稱,他那晶瑩通透的音質、清澈的造句及嚴謹的樂曲結構性,令他演奏巴羅克和古典時期的樂曲特別得心應手。我尤其喜愛他的巴哈和舒伯特,認為是獨步天下的。他的莫札特平衡感也極佳,如果加強一點點戲劇感,將會妙絕天下。但柏拉雅奏貝多芬,我一向有點保留,覺得比起前一輩的大師如Kempff和Serkin,柏拉雅的火氣不足,未能把貝多芬的激情一面發揮出來。
但聽了那晚的《帝皇協奏曲》,必須承認我完全改觀,而且對柏拉雅佩服得五體投地。也許比起火花四濺的演出,柏拉雅還是太過儒雅,但正正是這種有節制的演繹,才會奏出那無可挑剔的音色、收放自如的音量動態、整體節奏的控制和與樂團無懈可擊的結合。再加言聖馬田的演出亦是頂尖之極,這種水平的現場演奏,無論是在那一個世界大都會,都極難遇到。其中第二樂章,柏拉雅那詩意的音質,把貝多芬最典雅優美的鋼琴旋律奏到靈魂最深處,實在是藝術的最高享受。柏拉雅成為我最愛的鋼琴家!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