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貝多芬的慢板

2014年10月17日
   

 

香港走在十字路口之際,每天都有新的事件衝擊我們的道德靈魂底線。每次遇上大事,我總是回到貝多芬音樂的懷抱。人生的重大關頭,我會聽《英雄交響曲》。當對崇高原則有動搖時,《第九交響曲》便是首選。
至於過去兩周的情緒起伏,我不停在耳機播放的,是貝多芬一首又一首的慢板樂章。比起莫札特的典雅、舒伯特的憩靜,貝多芬的慢板音樂較為厚實、凝重,而且多了一點深邃的故事性,一邊聽一邊會把你拖到某種奇異的空間。最深刻印象當然是《第四交響曲》的慢板。這首被白遼士形容為「純潔如天使」般的樂章,旋律優美如歌,特別當聽到末段的弦樂片段,那絲絨般的感覺,像是置身於十九世紀維也納大宅內的火爐旁。
還有《第五鋼琴協奏曲》的慢板。這樂曲的主題很可能是貝多芬寫得最美的旋律。樂隊和鋼琴的對話,懾人心靈。那場景是中歐冬日街頭,慢步雪中的感覺。同樣的感覺也可以在《小提琴協奏曲》的慢板中找到,只是多了一點憂鬱。再來是《第七交響曲》著名的第二樂章。這音樂的影像是拖着鐵鍊的囚犯,一步一步地走向自由的掙扎。
當然少不了的是Hammerklavier鋼琴奏鳴曲的慢板,承載着最徹底的孤獨、最深的哀傷,聽後總會悲從中來。但幸好我們可回歸到貝九的慢板。這是悲天憫人的一曲,聽者會進入昇華的狀態,像是要衝破人類一切的困苦,到達無我的境界。這些樂曲陪伴著我度過這艱難的十多天。感激貝多芬,創作了這些樂曲,讓我找到藝術的倚靠,心靈的託付。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