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天上人間 - 楊光宇
他記得買南北杏

2014年09月10日
   

 

你獨坐在一部磁力共振機40呎外,想著機器中躺著因高齡減弱心肺功能的父親,不時閉氣30秒。你擔心他能否受得了,會不會很辛苦?
為了讓自己分神,你回想這幾天的翻天覆地:心翳了一星期,父親入院做心血管電腦掃描;翌日誤信心臟科庸醫粗疏、單憑一條心血管栓塞一半便斷症的通波仔建議;不久情況穩定,出院後決定先取second opinion;星期三早上又再心翳,急電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心臟科醫生朋友求教,原來還有很多應做未做的試驗!於是急忙帶父親去朋友的師弟處,兩小時的望聞問切和各種測試,令你明白通波仔並非迫切。
一陣涼意,香港這個凍感之都的冷氣,把思緒帶回現實。想著門後測試的艱辛,信念開始動搖,如果解藥比病徵更痛苦,不讓父親冒不必要風險的原則是否正確?一小時後,門終於打開,傳來父親爽朗的聲音,終於放心下來。護士還開玩笑說:「我捉著你父親的手時,他還說我的手很冷。」你握著父親的雙手,不但發覺護士所言非虛,你還驚覺已很久沒有這樣直接感受父親的溫暖。心在想:「他活著就好!」
回家的車上,可能是真被冷壞了,咳嗽不斷。父親反覆地問:「你的咳有沒有痰。」因為他兩分鐘便忘記自己問過,也忘了答案。回到樓下,父親叫你先上去,他要先去買藥材,你想他先上去吃東西,結果他聽從。在吃麵時,他又舊事重提說要去買藥材,又問媽媽家裏有沒有蜜棗,再說下去,你才知道他要「去買南北杏,阿仔咳」!原來他不但記得問和黃收市價!想著想著,已看不清眼前報紙了。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