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天上人間 - 楊光宇
各人隨心之所安

2014年08月20日
   

 

中歐很值得重遊,第三次到布拉格,去了看卡夫卡博物館。認識卡夫卡,是多年前在香港藝術節,看到改編自他作品「變形記」的舞台劇,是講一個男子原本與同住的家人關係良好,可是一次不知何故,醒來變了一隻大甲蟲,不敢外出工作,家人由起初的驚嚇,慢慢適應下來照顧他,但慢慢又由於照顧他,不能外出工作賺錢,加上他的嘔吐物和臭味非常難受,結果最後被家人殺害。這本小說的意義很深,令人反思,究竟我們對家人、伴侶和愛人的愛,會不會因為他們的屬性不同了而改變?
今次舊地重遊,才明白卡夫卡長大的布拉格,捷克人、猶太人和德裔人共處,身為猶太人的卡夫卡所面對的張力。其實不同人種也是人類,處身在地球這個大家庭,本應是一家人,卻因語言、文化、宗教、膚色的不同,而出現變形記的情節!看到今天同文同種的中港矛盾,對於變形記的寓意,又有深一層的體會和慨嘆。
上網查卡夫卡,在維基百科中,竟然有接近120種不同文字介紹他,然而非常諷刺,他在生前寂寂無名,只有身邊三數好友看過他的部分作品,他更燒掉自己前期寫作的小說,命運與梵高同樣坎坷。筆者有時會想,中國人的俗語不時很有哲理:「執輸行頭,慘過敗家。」落後或領先時代,很多時都沒有好結果。然而人生應該追求別人眼中的成功?還是追隨自己的心中所愛?
一時手痕,在維基輸入了全球首富的名字,多年前在維基只有16種語言介紹,今天已上升至27種,固然人生從來不應該以成名為目標,然而若果維基介紹的語言數目多少,可以作為一種普世認知價值觀的指標,藝術家和作家,似乎較商人有更高認受性。
可是又想深一層,比較來做甚麼?在徐克的《梁祝》中,有一句出家人的對白很精警:「各人隨心之所安,做自己喜歡的事便好。」文學和商業,也可各自各精彩。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