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天上人間 - 楊光宇
閒談文字

2014年08月06日
   

 

《論語•學而第一》中有云:「無友不如己者。」學貫古今的朋友相約午膳,談及文字的出現,講到人類(現代智人)存在了五萬年,到了最近五千年才出現文字。
現代人一生接觸文字,很難想像沒有文字的世界會是怎樣。原始人大抵依群體或部落聚居,縱發展出語言在群體中溝通,但交通不便又沒有文字,個人發現的知識難以廣傳和交流,大大窒礙文化和文明的發展。約五千年前文字出現了,但如中國人刻在竹簡上非常不便兼累贅,學富五車,也只等於現代的幾十本書而已。到紙張的出現,才方便紀錄和抄寫成書廣傳,但抄寫非常慢和昂貴,直至活字印刷出現,文字傳播知識文化的功能才大幅上升!
一些傳媒朋友最近覺得不論怎樣努力,香港境況仍是江河日下!筆者只能安慰:「歷史永遠只會展示我們努力後的版本,想想若果你們不發聲,香港會變成怎樣?」
作為一個作者或傳媒人,無論得時與不得時,實在不能輕視自己工作的重要。不久前重看區浩智的《高一點看香港》,發覺序中提到作者也是因為看過《小王子》這本書,才想到拍下香港可能快被破壞的地貌景致。小王子訪問第六個小行星,遇到一位奇怪、足不出戶的地理學家,他只肯記錄自以為恆久不見的山脈河流,卻不肯記下小王子故鄉那朝花夕拾的玫瑰!
世間哪有永久這一回事,全靠有文字,我們今天知道有板塊漂移、滄海桑田改變地理環境,而隨着科技進步,高空拍攝和紀錄低地貌立此存照,亦變成可行之事。作者聖修伯理寫《小王子》時,大底想不到作品能影響這麼多人。 周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