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審計密探CIA - Bittermelon
哀悼主場

2014年07月31日
  • 主場新聞上周六突結束,圖為創辦人蔡東豪。(資料圖片)

   

 

在這裡寫了接近兩年,雖然馮副社長說過,偶爾可以寫寫社會話題,但畢竟此專欄是財經版,因此從未寫過別的東西,這次可要破例了。
上周六傳來噩耗,《主場新聞》(下稱主場)在無任何先兆下突然結束。自己一向習慣透過主場去接收時事及社會資訊,現在沒有了,失落感油然而生。主場吸引之處有很多,其中一項是多元,內容不單只涉及政治和熱門社會議題,還有財經、生活、環保、文化、藝術等,是一個兼收並蓄,內容豐富而且優質的網上平台。此外,主場喜歡以圖像先行,不時配以資訊圖表,將數據隱藏的信息簡潔地顯示出來,特別是長篇大論沒市場的今天,此做法尤其吃香。
不單如此,對主場還有一份感情,皆因瓜瓜也是早期主場博客之一。能成為其中一員,相信不是拙作寫得特別出色,只是當時來者不拒而已。記得兩年前收到其編輯Mike Yee的信息,問能否轉載自己網誌內的文章。看過了創辦人對主場的介紹和理念後,覺得挺有意思,因此就答應了。
初時與主場的關係只以轉載為主,即是先在自己的網誌發表文章,然後由他們在主場a轉載。可是漸漸地發現,在那裡發表文章,不單瀏覽者眾,讀者還會即時留言,批評的有之,認同的有之,最重要是每次能帶給自己新觀點。
記得自己有一篇講咖啡的,由於寫得實在太過粗疏,被讀者們批評得體無完膚;又有一篇支持演藝學生於去年畢業禮上的舉動,結果引來大批支持和反對者留言;還有最近一篇,主要是評論內地財政部有意實施規定,限制香港會計師到內地進行審計,文章發表後回響很大,對喚起外界關注總算出了一分力。
其實這種與讀者互動的模式很是過癮,故此到了後期已經不再是轉載,而是特意寫文章在主場刊登。由於一般博客沒有稿酬,因此有人說搵笨。不過,能成為主場博客是身份認同,因為只有寫得好的文章才會刊登。怎麼知道?因為瓜瓜也試過給主場「彈稿」,從此供稿時就更加謹慎,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主場才會吸引高質素的博客和讀者。
有人支持,當然也有人反對,特別是他們處理新聞的手法主要是轉載,較少派遣記者做採訪,因此不少行內人認為他們是抄襲。不過,後來他們找對了路向,由知名博客寫分析和感想,變成不純是新聞報道而是個人評論。或許這樣說,讀者看主場的目的,並非希望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而是想知道博客和讀者們的看法。
這幾天不斷有朋友推測和分析主場的死因,其中一個最熱門的講法,就是批評主場未能將可觀的瀏覽量轉化成收入。更有朋友認為,既然每天有30萬人觀看,而且支持者眾,何不實行訂閱制,即使每人每天付1元,收入已經非常可觀。可是,現實是我們早已習慣了在網上獲取免費資訊。例如早前WhatsApp打算向用家收取8元的年費,當時引起網民強烈反彈,若主場收費,恐怕流量將會大減。
可行性較高的方法,相信只能依靠廣告。不過,這也未必一定能成功,就以《蘋果日報》的網頁為例,不少讀者就埋怨說廣告太多太煩人。此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當傳媒的收入偏重於廣告,在「出錢才是老闆」的角度下,廣告商會否影響傳媒的編採方向?再往高一點去看,傳媒依賴廣告收入,對香港整體的新聞自由會否有影響?最近寫了一篇題為《報章收入如何轉變》的文章(將會稍後發表),發現本港兩家新聞集團對廣告收入的依賴,正逐漸增加,於十年前,在每賺取100元收入當中,約有75至78元是來自廣告,現在已經上升至84元至85元了。若此情況持續,怎不叫人擔憂?
不少朋友都說,香港的言論自由較以往收窄了,其實瓜瓜也有同感,特別是批評政府或官員時。不說別的,單是害怕不知何時何日會收到律師信,又或者被人公開批評為淺薄、無知、冷血和涼薄,即使自己如何理直氣壯,這種不安感已足夠令人噤若寒蟬。當然,官員也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但行使前宜三思,因為官員不是普通市民,其一舉一動足以影響言論自由的氣氛。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