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遇上你,不只是安慰(五)

2014年07月22日
   

 

「要不要調頭?」
志聰很快便了解眼前的狀況,回頭問我。
我搖搖頭,不知哪來的勇氣我重新向前跑去,志聰也很有默契地跟在我身旁。來到兩人面前,我笑著對Martin揮手,更若無其事地說了聲「嗨!」Martin嚇了一跳,意識到是我時,我們已經越過他們跑去了。
我沒回頭,很滿意剛才自己的表現,笑了起來。
忽然明白,我並不是放不下和前度的感情,我只是無法接受他拋下我,忘了過去我們一起憧憬的將來。只要明白到人的感情從來都不由人掌握,我發覺終於可以接受和他分手了。
一切都多得志聰,我望向他。
「不如下次我們一起去參加十公里賽?」
「你肯定?」他有點意外地看我。
我點頭微笑。沒告訴他,因為他,我現在喜歡上跑步了。
一次練習時,我擦破了膝頭,只好上他的家療傷,我看到書架上放滿了獎牌。
「台北馬拉松、大阪馬拉松、濟州馬拉松‥‥‥你好厲害啊!」
他有點難為情。「都是沒名次的獎牌,沒大不了啦。」
「完成到賽事已非常了不起啊!」我忽然想到。「對了,如果你陪我跑十公里,你豈不是跑不了馬拉松?那不可惜嗎?」
「不會啊,兩個人跑比較開心吧。」他替我塗著藥水微笑說,「況且你知你多好勝,像剛才練跑時,硬要超越前面的人才會跌倒,有我看著你比較好。」
他瞥了我一眼,少有地一臉羞澀。「我才不是擔心你,我怕你連累其他人罷了。」
「我會小心的啦。」我笑笑說︰「欸,其實你為甚麼那麼喜歡跑步?」
他替我貼好膠布,沉思了一會。
「或者跑步可以給我存在價值吧。」他笑了笑便站起來,走了開去。
忽然想到,重遇後的志聰很少說自己的事。一個人的臉上不可能永遠都掛著笑容的,那背後一定有甚麼提醒著他要那麼做的事。
我站起來,再次拿起那個濟州馬拉松的獎牌細看,上面寫著「完成者」,還有當天的日期︰2014年6月7日,我把它放回架上——慢著,六月七日?那不就是上星期六嗎?那天晚上,志聰明明還和我一起跑步啊,他怎麼可能到韓國去參加馬拉松呢?
忽然想起剛才志聰看著獎牌時有點為難的表情‥‥‥
他為甚麼要說謊?(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