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夏天聽德布西

2014年07月18日
   

 

近來政事煩人,沒有時間靜下來欣賞音樂。終於踏入盛夏,應該聽哪些音樂呢?貝多芬、華格納的音樂感情澎湃,只會令人熱上加熱。布拉姆斯則適合嚴冬淒冷時分。有人會說莫札特,我卻覺秋風中郊遊的那一片草地,才適合聽莫札特的典雅平和。夏天,我的選擇是德布西。
德布西的名聲在香港不算響,但我認為這位二十世紀初法國「印象派」音樂家,在音樂史上極為重要。與他同期的俄國音樂家陣容也許更鼎盛,但俄國音樂主要是在德奧樂派的基礎上變化,注入俄國人的凝重和民族元素。德布西的音樂卻另闢蹊徑,自創新天。他開拓的音樂世界深入靈魂深處,其特異的和聲,在當年極為創新,影響整個世紀的音樂發展。特別是爵士樂和另類搖滾,都有極強印象派音樂的影子。
有趣的是,德布西極不喜歡「印象派」這個從繪畫藝術借過來的名詞,我卻認為正確到不得了,可說沒有更好的詞來形容他的音樂;任何人第一次聽德布西的音樂,都會認同。他的鋼琴曲,特別是後期的作品,差不多完全放棄音樂結構,調性也變幻不定,突然的變速和轉調成為常態。聽他的音樂,就像連續看一幅接一幅的影像,影像之間好像沒有任何邏輯關連,但那種mood,卻是一貫的。
德布西的鋼琴曲,那種古怪,那種幽森,就像仲夏的晚上,在茂密的森林中,不經不覺走到一片中空,清冷的月光灑滿一地的感覺。是的,這是他的「月光曲」。
俗不可耐的夏天,就是要靠德布西的音樂,尋回一絲高雅。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