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遇上你,不只是安慰(三)

2014年07月08日
   

 

「以前真的沒有人教過你跑步?」志聰看著我。
我雙手撐著欄杆大口大口喘著氣,搖了搖頭,汗水都滴到地上去。
「那你很有天份啊。」
跑步也講天份嗎?不是有腳就可以跑了嗎?
「你的跑姿很正確,腳跟先著地,重心向前移,腳趾撐起蹬出,這些跑步基本循環沒有人教你,你自己就會了。」
「是嗎?我只是隨意地跑啊。」我好不容易換口氣說。
「說不定你可以跑馬拉松呢。」
志聰揚了揚眉說,背轉身手肘撐在欄杆上,胸口微微地起伏著。
今天是我們第三次相約來河邊跑步。
昨天我想,如果他不是志聰,我一定不會應約,我本來就不愛運動,穿著的這對運動鞋也只是幾年前因為公司搞行山聯誼活動才買的。重遇志聰,令我不由得回想起小學的時光,我們並不熟稔,可是多年來我和他之間總有一種特別的牽繫,理由是當時我的好友,和他最好的朋友是一對鬥氣冤家,兩人經常拌嘴,那些時候,我和志聰就會站在旁邊,沒好氣地相視而笑,心底裡其實都知道這兩人不過是喜歡對方吧。而志聰一直給我的感覺,就是他很會守護朋友,很值得信賴。六年級時,我們這對好友終於表白,成為一對小情侶,但卻驚動了老師,召見了家長,把兩人訓示了一番。
這是我小學生涯中發生的最轟烈的一件事,當時我還很懵懂,單純地替好友不值,怪責大人們漠視他們之間的愛情,可笑是那時我根本連喜歡一個人的心情也不懂。
想到這裡,心裡傳來一陣痛,二十五歲的我,原來並不見得比十二歲的我懂得愛人。
「休息夠了?不如再跑兩公里?」
我望向志聰微笑說︰「你知不知道?我有時發夢會見到你。」
「是啊?」他有點意外地失笑。
「升上中學後我們都沒聯絡,我也幾乎忘了你,但偶爾就是會夢見你,其他的同學也不會,你說怪不怪?」
「在夢裡我在做甚麼?」
「沒甚麼,就只是看著我笑,整個人發著光。」
「那不就像耶穌?」志聰哈哈大笑起來。
夢見他都是在我傷心失意的時候,每次我都會從一種安穩的溫暖中,微笑著醒過來。
這些,我都沒有對他說。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