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戀愛小天后 - 伍諾韻
第二人生(三)

2014年06月30日
   

 

很多年前,應該算是香港黃金年代的尾聲吧,一次大學同學聚會裏,其中一位同學發表了他的「繃繃緊」置業計劃︰「嗱,人工只會加唔會減㗎嘛,仲未計轉工呢,一轉工至少都多20%啦,咁死掂首期之後,只係開頭兩年供得辛苦啲,之後就冇乜問題㗎啦!」我這名同學的「豪言」有三個假設,一.薪金非但不會原地踏步,更只會升不會跌;二.這個社會將不斷有工作機會讓他一直幹下去兼適時跳槽;三.轉換工作必定會帶來薪金大躍進。
以上假設當然很快便被證實是傻豬假設,過去十多年香港經濟歷劫幾番低潮,躊躇滿志頻密跳槽的青年人,轉眼變成N年沒職升也不敢哼一聲,唯有鬥長命死守下去的中年人,人生過了大半卻原來是一場大悶局,應該怪誰?怪政府?嗯,但能不怪自己嗎?人生本來就應該充滿各種可能性,但「慌死蝕底」的人卻早早把可能性抹掉,只容許自己走一條沒風險的路,結果這條沒風險的路成了最高風險的路——因為只剩下一條路,出現任何狀況就變成無路可走。
錢必須愈賺愈多、地位必須愈來愈高,甚麼不進則退、三十歲前不這樣那樣、四十歲前不如此這般就好去撞牆死等等,都是令自己無法過第二人生的傻豬前設;一直為了做忠於自己的事情而經歷收入時高時低時有時無的人為啥比在大企業當奴才的人還感覺踏實,就是因為沒收入保障的人反倒懂得隨時重組人生。
如果最後香港果然如現在的走勢般過不了第二人生,就是因為有一大堆傻豬做了一大堆前設,以為選了一條沒風險有保障的路,這條路雖然愈走愈窄,但這堆傻豬寧願跪著走,也不願意走另一條路。(完)
周一、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