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每一次你為我療傷(七)

2014年06月10日
   

 

亮延失笑起來。
「現在怎會還有人寫信的?有甚麼就直接跟我說啊。」
「因為我不知你怎麼想。」
我看著亮延,他無法再用笑來掩飾。
手中的信突然變得好重,它包含了這三年來的一切,我的喜怒哀樂,我的尊嚴,我的愛——它比甚麼都重要。
「我不要。」他說。
「為甚麼?」
他搖搖頭,轉身邁開步伐。
「為甚麼?你連看也不看就說不要?」我追上亮延的背影。「你真的那麼不在乎我嗎?我也有我的感受的!」
我忍著快要湧出來的淚水。
亮延終於停下腳步,回頭看過來,輪廓分明的臉再次映在澄黃的街燈之中。
「我懂你的感受,真的。每一次你為我療傷,我都很多謝你。你不單止幫我包紮傷口,每一次我輸球,不開心,你都在我身邊,安慰我,支持我。」他用力地抿了抿唇。
然後呢?
「我們是好朋友,現在是,將來也是。」
我的淚滑了下來,只想問一句︰「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他好像真的第一次認真地想。
「我不知道。」
不知為何,我就猜到他會這麼答。我太熟悉亮延了,單純、熱血、不想遙遠的將來,按著目標一步一步實現理想的亮延。在這種男生的世界裡只需要戰友,不需要情人。對他們來說,愛情太複雜、太礙事了。友情就單純得多,我是明白的,我早就明白。
有些人是注定不會只屬於某一個人的,他是屬於大家的,而亮延就是這種人。
「我真的不知道‥‥‥」亮延懊惱地撥著他的劉海。
可憐的亮延,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但不用好得迫自己去喜歡我啊。
「算吧。」心裡有把聲音,同時我也說了出口。
亮延抬頭,雖然極力掩飾,但我還是看到他吁了口氣的眼神。
三年來,我沒有一天不希望這段友情能夠化為愛情,雖然沒結果,但我想一直保留喜歡他的這種心情——
就如黑夜裡出現的彩虹般珍貴,一生只會出現一次的戀愛心情。
隔天,我把校長的推薦信交給班主任蘇老師。把信交出去的同時,我在心裡說︰
再見了,亮延。三年來喜歡你的每一天,我都沒有後悔。很高興認識你。
後來,我戀愛了。但每當我經過籃球場的時候,都會想起有一個女孩,曾經深深愛著一個男孩,在我的幻想裡,他們會永遠微笑看著彼此。
(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