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每一次你為我療傷(六)

2014年06月03日
   

 

伊利沙伯體育館裡,全場屏息靜氣看著站在罰球線上的亮延。
時間只剩下十五秒,只要亮延投入這個罰球,我們好大機會以一分之微勝出這場比賽——亮延等了三年的全港校際籃球總冠軍。
亮延左手把球托住,右手往前推出,籃球在半空劃出不太漂亮的拋物線,我幾乎不敢看下去。隨著清脆的「嚓」的一聲,全場觀眾立即高聲歡呼——入了!我們以一分領先!
「防守啊!」我站在場邊大叫。「只剩十秒!」
亮延好快已回到他的位置上防守,向我這邊望了一眼,沒有笑,他全身沒有一處不流汗,他已經累得隨時倒下,但同時我知道他無比興奮。
他的願望快成真了,贏了這比賽,保送大學體育系,然後打職業,進港隊。他正一步一步朝理想進發!
「加油啊!」
對方的球員帶球上籃,但亮延早已站到籃底封住去路。那人卻強行跳起,膝頭就要往亮延的臉撞去——
腦中閃過亮延上次被撞至失憶的畫面。
下一秒,場裡的亮延被撞飛,球入籃,完場的鐘聲響了。
對方的球員為反敗為勝而熱烈歡呼相擁,我卻逆向人潮往跌坐在地上的亮延跑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他的額角流著血,嘴裡在低吟。「我們輸了。」
我甚麼也說不出來,心裡無比地痛。
就在這時候,有人吹起哨子,場裡出現一陣騷動。
「攻方撞人犯規,入球不算!」裁判宣布。
我和亮延對望,簡直不能置信。
「贏了!我們贏了!」
「不要動。」我從包包裡拿出藥棉,再一次,為他料理額頭上的傷。
亮延卻突然用力地抱著我。他的肩頭抖動,我知道他在哭。
****
慶祝會後,亮延送我回家。
「雖然會有學校推薦,但現在我也要加把勁溫習了。」整晚他都笑得很燦爛。「我一定會加入大學籃球隊,你也考進來,繼續做球隊的經理人吧。」
他這麼高興,說不定甚麼也會接受的。
這就是我一直在等的機會,我從袋裡拿出那封信。
「嗨,亮延。」
亮延回頭停住腳步。他剛巧站在淡黃色的街燈之下,看著我手中的淺藍色信封,有點錯愕。
「甚麼來的?」
「信啊。」
「我知道,誰的?」
「我給你的。」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