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每一次你為我療傷(五)

2014年05月27日
   

 

那年離開寫作營後,亮延就叫我擔任籃球校隊的經理人。
「之前的經理人要應付DSE不做了,不過就是做做球員紀錄,安排友誼賽之類的簡單工作罷了。」
他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怎麼可能會拒絕他呢。
可以名正言順地坐在場邊看他打球,簡直是求之不得。
第一次隨隊參加校際比賽,亮延半場時扭傷了手指。替他包紮的時候,他跟我說起NBA的球星,那些名字就像化學物質的名稱一樣,完全進不到我腦裡,但我好喜歡看他說得比手劃腳,還有那雙清亮的眼神。
「我將來想代表港隊,打職業。」
他那肯定的語氣搖撼著我的心,我想得最遠的,不過是下星期的數學測驗。
「但籃球不可以打一世,之後又怎樣?」
接下來亮延說的話,讓我知道自己有多迂腐。
「知不知道人為甚麼會老?」他微微一笑。「不是因為我們多長一歲,而是我們想太多未來。你想40歲的事,你就已經40歲了。」
我以為這叫成熟。
「成熟有甚麼好?瞻前顧後的人生太沒趣,我才不要。」
「阿延,好了沒?好了就上場!」教練向這邊喊,亮延再上戰場。
我好羨慕能夠說出那番話的亮延,他是我的偶像。我不敢做的,只要有他來做就行了。之後兩年,我跟隨校隊打過大大小小的比賽,可惜都跟全港總冠軍擦身而過。亮延拿過很多個人獎項,同時受過無數的傷。
「謝啦。」每一次我為他療傷,他總會微笑說,然後拍拍我的頭。
那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和一個這麼出色的人成為好友,我甚至覺得這一生已經無悔了。
以亮延的人生觀來說,我已經是個老太婆了。哈。
只有一次,亮延受傷後無法跟我道謝,就是上年的冠軍賽,他被對手的肘頭擊中下顎,導致短暫失憶。那次我真的嚇慌了,以為他會永遠忘了我。
「我喜歡你。」我趁房間裡沒人時對他說,但他只是怔怔地看著我,完全認不得我。
幸好當晚他就沒事了,突然間他記起了一切,我開心得哭了。
「傻瓜,我沒事。」
他恢復了記憶力,卻忘了我說過我喜歡他。
「還有一年,下年一定要拿到冠軍。」頭還紮著繃帶的他看著我。「你會和我一起的,對嗎?」
我點頭。我有哪一次不站在你身邊的呢?
做朋友就一定要撐到底,你說的。
(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