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審計密探CIA - Bittermelon
越南暴亂有感

2014年05月20日
  • 越南反華示威,波及當地中港台企業。(資料圖片)

   

 

近日越南發生反華暴亂,波及當地中港台企業。聽聞只要大門上的招牌是中文,就會成為暴徒攻擊目標。當地華人就更慘,若被認出便會遭到毒打,加上暴亂蔓延至其他省份,更有華人傷亡,難怪港府於上周四晚提升越南的外遊警示,急急由黃色轉為紅色,情況實在令人擔憂。坦白講,是次暴亂實在令人愕然,因為瓜瓜心目中的越南並非這樣。
從事內審多年,到外地出差是家常便飯,最糟糕那幾年,搭飛機多過搭巴士,到訪過的地方多不勝數,但最喜歡的只有幾處,當中包括越南的胡志明市。何解?因為吃。內審工作性質特別,每次到訪一地,逗留時間都會較長,少則數周多則數月,瓜瓜天生「中國胃」,因此吃飯問題最為頭痛。
然而,到胡志明市就不是問題,因市內食肆林立,除了瓜瓜愛吃的越南菜外,其他如中菜、台灣菜、日本菜和西菜一應俱全。經驗告訴我們,當地小店往往比酒店造得出色,工廠飯堂更是驚喜。初時以為大伙飯不會好吃,豈料廚師知道我們來訪,每天準備了不同的菜式,甚麼越式三文治、越式湯粉、炒金邊粉、牛肉粒紅飯、香茅豬扒、滴漏咖啡等等,林林總總,讓我們吃過不亦樂乎。
此外,當地人也十分熱情友善,某年出差,剛巧有一對越籍同事結婚,我們參加了他們的婚宴。由於工廠人數眾多,普通場地容納不下那麼多賓客,主人家因此在一個大棚內筵開百席。婚宴形式其實與香港的差不多,都是玩新人,唱歌跳舞等。不過,記憶最深還是吃,記得當中有一道菜是越式番茄牛腩,熱騰騰一大鍋放在餐桌中央,各人拿著香脆的越式法包蘸著醬汁來吃,現在回想起來也垂涎三尺。
可是世界已變了樣,在《披露易》搜尋了一下,發現至少有四家上市企業主動披露反華事件的影響。例如永嘉集團(3322)和信星鞋業(1170),雖然旗下位於越南的工廠沒有任何重大損失,亦無工人嚴重傷亡,但基於人身安全,兩家企業決定當地工廠暫時停止營運,前者的越南工廠佔集團總產能約兩成,後者更是三分之一,若事件持續惡化,不知生產會否受到影響。
又例如天虹紡織(2678),旗下位於越南的廠房遭示威人士闖入,部分財產被毁,可幸損毀輕微。天虹表示,該廠房佔集團全部紗線生產設施約26%,假若示威持續,他們將會調整越南及中國其他生產設施之生產計劃,以此避免業務受阻。
最倒楣的可算是奕達國際(2662),根據上周三發出的公告,旗下位於越南新加坡工業園的廠房遭暴徒焚燒和搶劫,目前已暫停運作,而且未能估計造成的損失。奕達於去年才將中國廠房的部分設備轉移至越南廠房,目前越南廠房每年可以生產243億塊晶片,佔集團總產能約24%。按公告披露,截至2013年12月底,奕達在越南的非流動資產約為6,470萬元,佔總非流動資產24%,來自越南的經營收入則佔集團總數約11%。
為甚麼奕達看中越南呢?相信與他們的主要客戶「三星」有關。根據2013年至2014年度中期報告透露,三星正計劃將大部分中國生產基地轉移至越南,來自三星的若干訂單亦由中國廠房轉移至越南廠房。
廠商喜歡到越南投資,除了成本包括工資、水電及原材料等相對較為便宜外,當地工人的質素也是重要考慮。例如製衣,越南女性的手指比較纖細和靈巧,很適合車衣工作。
此外,越南的政治局勢相對穩定,加上關稅優惠,交通便利,除了中港台三地企業外,其他地方如日本和韓國都願意在當地開設生產線。
是次反華暴亂,看來台資企業受襲情況較為嚴重,台灣外交部因此印製了「我是台灣人,我來自台灣」的越南文貼紙,讓台商張貼以作識別。
可是,雖說中越南海爭議是導火線,但有傳暴亂的原因,主要是近年台資工廠紛紛裁員,加上工人待遇較為苛刻,勞資雙方早已積怨甚深,因此當地人借機發洩不滿。若果這是事實,貼紙豈不是由救命草變成催命符?無論如何,經過是次暴亂,各大企業必定重新審視當地的政治風險,畢竟「政」、「經」是分不開的。  
http://bittermelon2009.blogspot.hk/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