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文化拆局 - 黃英琦
巴塞爾藝術展‧藝術常識問答比賽

2014年05月20日
   

 

巴塞爾是瑞士小城,沒甚麼著名景點,只有大面積的展覽館,每年都是國際珠寶和藝術展的主會場。巴塞爾的展覽集團年前收購了Art HK,再加上其在美國邁阿密的年展,Art Basel頓然成為繼古根漢博物館後的「國際文化名牌」。香港的國際城市地位、國民生產總值和整體重要性均在巴塞爾之上,但在這藝術展,卻要依附在巴塞爾的名字後面,成為Art Basel Hong Kong,強化了巴塞爾這「全球品牌」的優越感,但也同時突顯香港仍只是藝術「中間人」的角色。
逛巴塞爾展覽,其實是在同一空間內看到了全球最巴閉的畫廊,看到的是受國際收藏家垂青的作品,它們都很好看,帶有裝飾性,但都很安全,沒有挑釁。它只是個藝術百貨公司。
這平台與促進本地藝術發展沒甚麼關係,它只是來做交易的。香港作為一個國際貿易金融中心,又有良好的法治框架,最擅長是擔任交易的中間人,而這平台因為有了巴塞爾而拉闊至當代藝術。巴塞爾肯定為香港帶來可觀經濟效益。聽說,上周每個晚上都有十個八個大型派對,全球社交界、收藏家和畫廊負責人在碰杯中交易。在展覽場內,我聽到英文、法文、德文,還有普通話,但只有很少廣東話。
巴塞爾藝術展最正面的,是有免費票供學生進場,但學生如何演繹能在畫廊生存的商業化作品,思考藝術的目的是甚麼,就需要靠老師提醒。始終,巴塞爾太商業掛帥,多人注視和討論,不一定能幫助香港拓展藝術視野。
這工作,還是需要自己人做。上周,我也去了油街實現的展覽,伍韶勁充滿詩意的新媒體作品《月園》,和隔壁謝柏齊在已消逝舊區的照片,讓我終於感覺到藝術與在地的連結。翌日,我也到了由張嘉莉和阿金兩位藝術家主催的「床下底」藝術常識問答比賽,全場爆滿,由梁美萍、黃國才和羅文樂等帶領的團隊中,我看到了幾代的香港藝術人。雖然還是置身於會展場內,但在那一個多小時,我看到了香港的藝術界,他們的正能量和堅持,氣氛令人難忘。
這些,都是外面的交易市場看不到,也不會緊張的東西,但其實這才是最真實、能促進香港本土藝術發展的承擔。

wongyingkay@gMail.coM   逢周二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