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每一次你為我療傷(二)

2014年04月29日
   

 

我和亮延是在一個寫作交流營裡認識的。
那年我們唸中四,之前從沒試過同班,回想起來真奇妙,滿腦子只有籃球的亮延,當時竟然會參加寫作營。後來我經常想,他一定是上天刻意安排來到我身邊的——為了把我從索然無味的中學生涯裡拯救出來。
我不會忘記那一天——幾乎停滯的梅雨天氣,嫩草從泥土裡破出的氣味,還有籃球一次又一次擊落水窪上濺起的水花——直到現在一切仍如斯清晰。
當時我正為早上的作文功課而煩惱,在營裡到處走找靈感,經過一個殘破的籃球架時,看到兩個男生正在打籃球。
那是我第一次見亮延。我對籃球只懂得一點點,但也知道他們正在對行「一對一」的較量。亮延面向我這邊在防守,我從沒見過這麼由心而發的燦爛笑容,雙眼無法離開他的臉。一回神我已經雙手抱著記事簿站在那裡,這時候對方投籃了,亮延整個人拉長跳得很高,發出清脆聲音把籃球拍走。那動作優美極了,就像在哪裡看過的一張海報一樣。
然後亮延向我看過來,嘴裡嚷著甚麼,但我甚麼也聽不見。
下一秒我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有人拍我的臉,我醒了過來。面前是亮延鬆一口氣的樣子。
「我怎麼了?」
「你被籃球擊中了頭。」
「我暈了多久?」
「十秒左右吧——怎樣?站得起來嗎?」
他扶我站起身,我撫著額頭問︰「你那個朋友呢?」
「他去找人來——這裡地濕,我們過那邊坐吧。」
我看到他的手指在流血。「你受傷了。」
「啊,小事。」
「我有膠布。」我從錢包裡拿出一片包裝紙上印有草莓圖案的膠布,我一向有儲可愛造型膠布的習慣。
他的表情有點尷尬。
「好像太女孩子啊。」我正想把膠布收回。
「還好啦。」他笑著接過,想把膠布貼到右手的食指上,卻怎麼也貼不牢。
「我幫你。」
我說得很流利,心卻跳得從沒這麼厲害。
「謝謝。」
他看著我咧嘴一笑。
經常鬧著玩寫過很多愛情故事的我,那一刻才第一次明白,甚麼叫一見鍾情。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