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又是一個人(四)

2014年04月08日
   

 

走進麻辣米線店,子豐很快便看到筱柔了,她看到自己揮手微笑。
他在她對面坐下,拿下了警員帽。
「你穿上制服,我就認得你了。」比起昨晚,下午的筱柔看起來精神多了。「我已經點了大辣米線,靠你囉。」
「靠我?」
「你說會教我吃大辣不覺得辣的秘訣嘛。」
對啊,昨晚的確那麼說過。這時候米線送上來了。
「你只要用左手捏著左邊耳珠吃,就不會覺得辣了。」
「真的嗎?真的這樣就可以?」
子豐點頭,筱柔便照著做,捏著左邊耳珠,毫無戒心地吃了一口大辣米線。她慢慢地咀嚼,好不容易吞了下去,便用手向著嘴猛搧。
「超辣啊!好像沒甚麼作用呢,或者是我捏得不夠用力,再試多次。」她臉也紅了,看著子豐說︰「你怎麼在笑——啊!我明了,根本就沒甚麼秘訣的!你作弄我!」
「對不起。」子豐忍住笑。「只是想不到你會相信。」
「對啊,我就是這麼容易相信人‥‥‥」筱柔像洩了氣般放下筷子。
或者玩得有點過火了。
「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昨晚找不到藉口約你吃飯才這樣胡扯罷了。」子豐是誠心道歉的。「好多謝你陪我吃麻辣,平日都沒有人陪我。」筱柔看了他一眼。「這個大辣就給我吧!我再叫碗中辣給你。還有,喝可樂會愈喝愈辣的。」
「是嗎?我還以為最解辣呢。」
「要喝就要喝冰奶茶,因為辣是不溶於水的,只有奶才可以把辣素包住帶走。」
「你懂很多啊。」
男人有時很單純,哪管是雞毛蒜皮的事,被女人那樣說還是會很受落。尤其是當你寂寞的時候。
「對了,你女朋友怎麼不陪你,她不吃得辣嗎?」
「她是個不愛冒險的人。我說一起去打war game,她就只愛在家看韓劇。」
「War game?我想玩好久了。」
這女孩真不會收藏情感,或者是主動?不過他很喜歡。
周末,他們去了打war game,筱柔玩得好投入,全身傷痕都沒抱怨一句,還說好想快一點再玩。如果可以早一點認識她有多好。子豐想。之後他們吃了幾次飯,他大概猜到筱柔對自己的心意,生日那天約她去看Bruno Mars的演唱會。
「今天是你生日,為甚麼不和你女朋友過?」
「筱柔,有些事情我一直沒有跟你說。」
(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