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邏輯兩面睇

2014年02月10日
   

 

最近有兩件事,放在一起看,很有趣。
一、「佔中三子」模仿政府的「政改三人組」,拍片呼籲佔中。「時機日漸成熟,目標非常清晰。大家的普選,一齊去實現……我地好想聽到你的意見,更想得到你的參與……有你有我,實現真普選。」一樣的拍攝手法,一樣正經八百,幾乎一樣的對白(除了幾個關鍵字),無論閣下是否支持佔中,看了都肯定笑到反艇。
二、有作家提出「筍工論」,即世上有份筍工,叫「反對派」。但凡風吹草動,只要拿出「政治迫害」做檔箭牌,就可以一世hea做,不怕被炒。另有作家,撰文回應,幾乎全文照抄,只把「反對派」改為「梁粉」。看上去,邏輯也完全成立!
明明是敵對的想法,竟可套用一模一樣的邏輯,各自自圓其說,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我們總是喜歡指責道不同

者,不講道理,不夠理性。但當上述情況,屢屢出現,大家心照,其實誰都不比誰更理性或欠理性。否則,邏輯不可能一樣。
我們不想承認,但事實是,香港的社會分裂,根本無關理性。香港人從來都理性,但欠缺共同目標的理性,是無意思的。南轅北轍的價值,各有其邏輯,又如何?只會愈走愈遠。爭拗不斷的真正原因,是咱們連第一步都未搞清楚,究竟香港要去哪裡?是阿爺的「普選」還是國際的普選?想做反對派抑或做「梁粉」?
明白的,明白的。一個社會總有不同價值。那麼,退一萬步,所謂政治,大眾的價值是否一致,往往無關宏旨,當作一場交換就是。例如我要普選,你要篩選,一人行一步,中間落墨,貨銀兩訖,大家shut up。不過,談判,要有前提,就是雙方的議價能力不能差太遠,否則淪為不平等條約。香港人如何儲夠談判籌碼?你我心中有數。

 

 黃明樂
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