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730視角 - 機師
嘉嘉與那女人(上) :一走了之

2014年01月20日
   

 

初次見嘉嘉已是兩年前的事,那時她口中常常提著「那女人」,「那女人」獨力照顧一對子女,剛被前夫發現行蹤,終日懼怕三口子遭受滋擾,還要面對與同性密友糾纏不清的關係,然後吐出一句: 「好倦好倦,很想放棄一切,唔理所有事……」嘉嘉知道「那女人」的故事,因為主角正是她自己。
那天,跟嘉嘉聊了兩小時,她滿臉愁容地訴說「那女人」的困境,三番四次地談到要一走了之,揭露埋於「那女人」心底裡的秘密,就是從小到大都偏愛同性,年少時曾經暗戀同性好友,直至遇上那男人,兩位年輕人迅速共賦同居,繼而奉子成婚,婚後三數年間,男人顯露真本性,女人受盡丈夫的精神虐待,難抵毫無尊嚴的生活,終決定離開男人,與一對子女避走偏遠地方,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
一個心身受創的失婚小女人,承受著養育子女的壓力,不由自主地尋找慰藉以填補空虛的心靈,女人終日瀏覽女同性戀色情或交友網站,以滿足深藏心底的渴求,並開始與不足十六歲的小女友交往,兩人跨越年齡差距,愛得纏綿,閃電發展成親密伴侶,可惜情感來得快去得快,嘉嘉形容:「離婚後跟那女孩拍拖,就似一夜情,兩、三個月便結束!」
分手後不久,未及處理情傷,嘉嘉被前夫找上門來,爭取子女的見面權,打官司的歲月令她心力交瘁,不時自問:「何不丟下一對子女,放膽追求同性真愛?」回過頭來,自小在單親家庭長大,身受母親遺棄之痛,「怎能讓子女步己後塵?」終日徘徊在放棄與堅持間,源自骨肉之情的一份母愛,教她執意將一對子女撫育成人。假如,度過了最艱苦的歲月,一位適合同性對象出現眼前,嘉嘉又會如何抉擇?(待續 )


機師-由跑道走到公路,人生旅途的陪跑者,從事生命教育工作,遊走於影像與文字世界的文化研究人。pilot_pilot911@yahoo.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