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本土窮嚷,歷史何在?

2014年01月08日
  • 早前有港人向日本政府抗議,反對軍國主議。(資料圖片)

   

 

我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加拿大人、一個政治中立的知識分子,在這個大前提下,沒理由反對本土派,又或者是港獨。可是,儘管原則上不反對,但是,他們在實際操作方面,卻實在是水平太低,真的是很很很很丟架,很很很很令人看不起。
一個本土運動,一定要由三方面去組成,一是現在,即是鬥爭的手法,現在姑且不去討論香港的本土派到處去舞龍獅旗,例如強闖添馬艦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示威,這種鬥爭方式是否有效。我今天想說的,是另外的兩方面﹕一是過去,另一則是未來。
歷史之所以重要,皆因歷史是形成本土現狀的最重要因素,如果不談歷史,那就無從說本土派,更加沒有資格說獨立。你看台灣的民進黨,在上台之前,大搞「二二八事件」運動,陳水扁上台之後,馬上要學校教授台灣本土史,歷史之重要,可見一斑。
但是香港的本土派呢?有沒有人提倡讀香港史?那天,我在討論區,見到有人說:「其實如果當年二次大戰日本贏咗,對香港會更好,起碼唔會俾強國收番。」
查當年日本搞大東亞戰爭,香港是最慘的受害者之一。中國的南京大屠殺,殺完了之後,南京以至於整個淪陷區,由汪精衛的傀儡政權去統治,是過得還可以的,至少,在1945年,日本投降時,南京人口比1937年的南京大屠殺之前還要多,可見一斑。
至於台灣,日本銳意經營了幾十年,有很多「遺愛」和建設,這也是不可否認的。東北就慘很多,因為那裏要發展成為重工業區,由滿洲國去負責勞役人民,作出大量建設。不過,今日的東北之所以是工業重鎮,也要多虧日本。
然而,香港就不同了。因為香港是由軍政府統治的,這和中國的其他地方有著根本的分別。皇軍在香港實行恐怖統治,香港人口從1941年的160萬人,驟減至戰後的50萬人,就可知香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淪陷生涯有多慘了。
日治對香港另一筆令人髮指的蘇州屎是,強迫香港使用軍票,藉此來「購買」香港人的資產,即是明搶。在戰後,日本政府拒為軍票負責,不肯作出賠償。這一筆錢,相等於今日的港幣七千億元,如果平均分給港人,每人可得一萬元。
在去年12月25日的那一天,二十名港人去日本政府抗議,要求支付軍票,支付這筆舊帳、這筆血錢,但這種有意義的事,沒有一個本土派去參與。
本土派去解放軍營示威,沒問題,但請他們首先尊重一下歷史,也去支持香港人去討舊債,這才是凝聚香港本土所做的實事。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