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浪漫月巴睇舊戲 - 月巴氏
人邁向新的一天,跨新步放眼遠方

2013年12月27日
  • 要一個當年才出道三年的人去演巨星,梅艷芳做到了。

  • 黃霑的精采演出足以提名任何最佳男主角獎。

  • 電影中的羅素話咁快就紅,但現實中的他卻寂寂無名。

   

 

2013年聖誕,冇出街玩,也沒有去朋友家的打邊爐飯局,匿喺凍冰冰的屋企看了這齣《歌舞昇平》,準備打今年最後一篇《浪漫月巴睇舊戲》。


唔係講笑,梅艷芳只有6場戲
又是同事c。那天跟同事c傾題目講到梅艷芳,除了提及《男歌女唱》,還有《歌舞昇平》。但我倆都冇睇過,話題戛然而止。《歌舞昇平》DVD已放在屋企一段頗長時間,要睇隨時都得,但我一直沒有。好奇怪,有些戲你總是提不起勁去看,但直到某一日,你又唔知點解地會突然同自己講:今日係時候啦。
我尊敬梅姐,但不算是她的超級粉絲,否則《歌舞昇平》可能會令我好憤怒。一個半小時的戲裡,梅艷芳只有6場,平均分布在電影頭、中、尾,加埋一定唔夠半個鐘。她的角色,某程度上是演回自己——超級紅歌星Jannie。Jannie梅艷芳的第一場戲,就是她的個人演唱會,電影中的她獻唱了《別離的無奈》,concert後,她將離開當日發掘她和捧紅她的經理人,改簽新公司(新經理人是當年仲未做烹飪節目的淑儀姐)。
發掘及捧紅Jannie的人是James(黃霑飾)。電影的主角是黃霑,以及被他睇中,戲裡戲外都屬新人的羅素。
更離奇是導演余允抗。對他,我的認識始終停留於《山狗》,以及曾經在戲院內嚇到我(意識上)瀨屎的《凶榜》。但《歌舞昇平》,莫講話一滴,甚至連半滴血都冇,更加沒有甚麼兒童不宜觀看的畫面和情節(除非閣下是超級道德撒亞人),有的只是一個中坑和一個後生的相知相遇,互相扶持,感覺又不肉麻。
像很多八十年代港產片,《歌舞昇平》為追求娛樂性而顯得ok兒戲。Jannie決定離開James,被離棄的一方極度火遮眼,決定捧紅臨時拉伕做演唱會的dancer羅素(他在戲裡都叫羅素),而羅素本身同媽咪恬妮(我最愛的邵氏女星!)相依為命,另外有個女友楊雪儀,楊雪儀本身成長在一個古怪大家族。問心,楊雪儀古怪大家族嗰part大可以完全delete,因為作用只是提供了兩大段同故事發展和氣氛零關係的所謂搞笑戲。問題是,我在事隔多年後才看,大家族裡頭有不少演員都是我成長年代見慣見熟的,現在睇番,好親切。所以,算啦。


主要劇情是交代黃霑怎樣訓練羅素
羅素話自己完全唔識唱歌,黃霑說:「只要你唔係啞,就可以做歌星。只要我肯捧你,豬乸都可以做歌星。」首次在live band伴奏下試音,羅素信心缺缺,黃霑這樣鼓勵他:「依家啲錄音技術fit到痺,逐句錄都得。」
當羅素問,怎樣才算是真正的唱一首歌,黃霑答:「用口唱嗰啲等於唔識唱歌;用喉嚨唱嗰啲?㗎仔唔慌唔用喉嚨唱啦,係又震唔係又震,喊驚咩。」咁應該點?「用個心。用心唱即係用感情去唱,有感情,先至可以感動人;所謂感人,就係先要感動自己,然後再去感動人哋。」
但戲裡的黃霑才是最沒有資格咁講的人,因為佢無情。每個他親手捧紅的歌星,最後都選擇離開他(Jannie咁樣話佢:你根本唔識做人,你會係一個好嘅訓練者,但絕對唔係一個好嘅經理人。);人生在世四十幾年,(自以為)從來冇愛過人也不需要愛情;Jannie一心為他好,佢次次都鬧走人,最後甚至連羅素都睇清睇楚這個經理人的真實無情構造,決定唱埋場騷就不再合作。但放心,這不是一部要你喊和無奈的戲,結局還要是大團圓。
尾二那一場,羅素在演唱會上,跟神秘前來撐場的Jannie合唱《邁向新一天》,所有人此時此刻,都因為這場concert解開了各種來自昔日的心結,邁向新的一天,跨新步放眼遠方。兒戲還兒戲,但在12月25日這個代表著年度將盡的特殊日子,我的確被這一種兒戲式大團圓所打動——尤其當黃霑和梅艷芳已分別走了9年和10年,兩位都不會再有新的一天了。真正的唯一主角其實是黃霑。賤格/悲哀/快樂/虛偽/憤怒/真性情,他透過一個角色演勻俾你睇,演出足以提名任何最佳男主角獎(遺憾是配音的不是黃霑本人)。至於梅艷芳,這部戲距離她參加新秀出道才不過3年,但在那不足半粒鐘的6場戲,你看到的不止是3年的磨練。巨星,就是巨星。


月巴氏~最羞家是唔識得任何電影評論的高深理論。最自豪是容忍到自己骾晒成個《黑色星期五》系列。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回首頁      列印

 

/7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