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浪漫月巴睇舊戲 - 月巴氏
等食等屙等瞓等老等死以外的選擇

2013年12月20日
  • 梅艷芳在《男歌女唱》的演出有種突兀感,但又某程度呼應著本身角色的設定。

  • 新一屆視后田蕊妮撬走梅艷芳男友錢嘉樂。

  • 唯一跟到黃子華喜劇節奏的,似乎只得Benz雄。

   

 

那天跟同事c傾題目時講到梅艷芳,再講到《男歌女唱》。我說如無意外會寫這部戲,他表現得很詫異。

奔波勞碌的透明「五等人」
2001年,梅艷芳共有4部戲上映:《鍾無艷》、《慌心假期》、《愛君如夢》、《男歌女唱》。
牌面最弱的一部肯定是《男歌女唱》。
1. 導演是鄒凱光,當年的他只拍過幾部冇乜人記得的戲(但《青春援助交際》是一部頗不俗的異色作,有機會會寫),其他三部呢,執導的是杜Sir、張之亮和劉偉強。
2. 同梅艷芳做對手的是黃子華,即使早一年的《男親女愛》破盡收視紀錄,但那是電視界的事,同電影界可以完全無關,如果有關,《一蚊雞保鑣》票房唔會咁慘淡。反觀其他,《鍾無艷》有天后Sammi和當紮的張栢芝,《愛君如夢》仲有偉大的劉天王。
3. 過去梅艷芳演的角色,總是先天上已經與眾不同,但她在《男歌女唱》的朱維德,與眾不同地好同——眾,是指塵世間的平凡眾生,是他也是你和我嗰一隻。
朱維德的情況可能更嚴重,在前男友眼光獨到的評語中,她平庸、奔波勞碌,等食、等屙、等瞓、等老、等死,簡稱「五等人」——仲未完,冇人緣、冇朋友、冇希望。
是的,作為既平庸又奔波勞碌的表表者如我,即使每天都擺明在等食、等屙、等瞓、等老、等死(但好踏實地,我冇奢望過會等到一筆豐厚強積金),但返到公司,都仲會有同事願意撥冗同我嗲兩句,例如在引言中出現的同事c,仲會同我傾題目同傾梅艷芳,證明我未到一個透明人地步。
但朱維德是。在面積不算大、員工也不算多的office裡,作為資源部唯一代表而又很認真工作的她,完美地被同事當透明。
黃子華的黃勁相反。置身每一個地方他總是最顯眼嗰位。但顯眼,不等同出類拔萃。
 

這其實是一部勵志片
《男歌女唱》肯定是在用《男親女愛》的剩餘價值,黃勁就像余樂天的失散兄弟,但《男歌女唱》的office戲只佔極小部分,所以當余樂天都仲需要扮做嘢時,黃勁的工作態度就是,不工作。
office戲,只為了營造朱維德的太透明和黃勁的好顯眼。
真正重要場所是K場。一個讓我們曾經宣洩過、痛快過、悲哀過、癲過、劈過、嘔過的場所。我們在跌跌撞撞的日常生活中失去了的,便去K場搵番吧,搵的方式,就是引吭高歌那一首首別人的歌。朱維德也一樣,她的飲歌是陳百強的《等》,在等食、等屙、等瞓、等老、等死以外,還在等一個人。只是她有個病,不能對住人唱歌;所以即使她入圍了一個歌唱比賽,都不敢去唱。
而故事就是描述黃勁,怎樣將活在透明人間的朱維德,教育成敢於面對人群的K歌之后。
講到尾,是一個等食、等屙、等瞓、等老、等死的平庸和奔波勞碌透明人,學懂面對自己的人生歷程。
所以即使《男歌女唱》不是甚麼名導主理,也沒有天王助陣,更沒有超巨筆直(budget),但我鍾意——朱維德的生命困局好真實,這種真實是我他也是你和我都不得不面對和務必解決的。
「唔好逃避,一於不理,話之人哋,面對自己。」——這是黃勁寄語朱維德的鼓勵。這一場,也是全部戲最精緻的一個設計。
還有,在今年TBB頒獎禮攞獎的田蕊妮和Benz雄也有份演出,而且都演得好出。即使攞到TBB頒的獎可能不算甚麼,但事實是,不少人都在努力,努力是一場時間的工夫,過程中,你只有等,可能最終等到,亦可能乜都等唔到。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