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Diana Damrau

2013年12月13日
   

 

近年已少留意古典音樂界的消息。畢竟年紀漸大,音樂口味趨向保守,翻來覆去聽的都是名家演奏,對新進明星不感興趣。除了一位近年冒起極快的德國女高音:Diana Damrau。我還沒有機會現場欣賞她的演出,不過單在網上看她的表演,已經令我驚嘆佩服不已。
Damrau畢業於德國維爾茨堡音樂學院,2002年起登上國際歌劇舞台,在世界各主要歌劇院作演唱女主角,與不少著名指揮合作。Damrau專長莫札特和理察史特勞斯的歌劇,亦經常演唱意大利和法國歌劇,還能兼顧德國藝術歌曲,範疇極廣。唯一較少唱的是華格納的角色,畢竟她是一位花腔女高音(Coloratura,指能夠在極高音域以炫技的方法演唱)。
但若聽過Damrau的表演,會認為她必定能夠把華格納那些英雄女高音角色發揮得很好,因為她的聲線很雄厚。就算在極高的音域,Damrau也能唱得極之響亮。最明顯的例子便是莫札特《魔笛》中著名的〈夜之后〉詠歎調。一般的花腔女高音即使能夠把那可怕的高F音唱出來,也要放輕音量,音色亦很容易變成像鳥聲一樣。但Damrau的〈夜之后〉高F,卻是音色不變之餘,還要強勁貫注,明顯是遊刃有餘。不過唱華格納會令事業壽命縮短,以Damrau的聲底,繼續唱美聲歌劇,可以輕鬆唱到七十歲。
值得一提的是Damrau唱做俱佳。她唱伯恩斯坦音樂劇《Candide》裡Glitter and Be Gay的表情變化,不輸於一流舞台劇演員呢!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