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普羅哥菲夫(下)

2013年11月01日
   

 

普羅哥菲夫是二十世紀「嚴肅」古典作曲家中,最能夠寫優美旋律,力抗無旋律無調性潮流的大將。他幾首最受歡迎的作品,除了上周所說的《古典》交響曲外,如《羅密歐與茱麗葉》芭蕾組曲、《彼德與狼》兒童劇曲,都有非常優美令人難忘的旋律。普羅哥菲夫以高超的現代管弦樂技法及配器來編排他的大旋律樂段,使音樂充滿戲劇性,亦令他寫了不少電影配樂。最著名的當然是和蘇聯大導演艾申斯坦合作的《阿歷山大‧涅夫斯基》和《恐怖伊凡》。
不知是否普羅哥菲夫大部分出名作品都是主題音樂,不少人都嫌他的音樂淺薄。這當然是奇怪的淺見。我認為他的「純」音樂比起他的主題音樂更出色更多變,亦比他的同輩同胞蕭斯達高維契的「悶藝」深度音樂有趣得多。譬如他的G小調第二小提琴協奏曲,樂評家嫌太過保守傳統,我卻對這首聽來像是十九世紀浪漫時期,卻充滿二十世紀式突然變速變調、音符不規則跳躍的作品情有獨鍾。特別是海費茲遊刃有餘地奏出一忽而詩意旋律、一忽而刺激高速樂段的大對比,每次我都聽得如癡如醉。
但普羅可菲夫一樣也可以很前衛的。他的鋼琴奏鳴曲、第二鋼琴協奏曲和弦樂四重奏,現代創新的手法絕不輸於巴托或史特拉汶斯基。很可惜他做了人生錯誤的決定,居然選擇從美國回到史大林統治下的蘇聯,令他的創作大受窒礙。更不幸的是他與史大林同日逝世,令他得不到應得的致敬。
普羅哥菲夫是二十世紀最重要作曲家之一。一個史大林已嫌多,但若多幾個像普羅哥菲夫的天才,嚴肅古典音樂可以有重生的希望。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