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普羅哥菲夫(上)

2013年10月25日
   

 

音樂家大多是天才。無論是作曲家或演奏家,一般都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已經展露出音樂的天份。但歷史上能稱得上神童,大家都會說是莫札特。莫札特的神童地位當然是毋庸置疑(張五常好像說過他是人類史上第一天才,雖然只是毫無標準的豪言),不過其實有另一位成名作曲家也曾被視為莫札特級數的神童,他就是俄國作曲普羅哥菲夫。
生於1891年的普羅高菲夫,五歲時就已經顯露出極高的音樂才華,作了第一首樂曲。六歲舉行全場鋼琴獨奏會,九歲已經開始創作歌劇。後來他以史上最年輕的十三歲之齡,進入聖彼得堡音樂院主修鋼琴和指揮,師從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等名家,學習音樂理論與作曲。他很早已經顯露出他的前衛創新,喜歡用一些非常刺耳的不諧和音來創作,旋律也會突然不合理地轉調,像是開玩笑一樣,因此被稱為音樂叛徒。但是所有人都得承認他是個音樂天才,拿下了多個鋼琴演奏和作曲獎項。
 有趣的是,真正令大膽新穎的普羅哥菲夫成名的作品,卻是他的第一交響曲《古典》,一首模仿海頓時期古典時期樂風的樂曲。我很喜歡這首作品。雖然它在旋律及結構上和海頓莫札特的交響曲非常相似,但只要細心聆聽便知這是一首徹頭徹尾的現代作品。無論是配器、和聲和轉調的變化,都用上二十世紀的技法,是非常有趣的結合。我認為二十世紀的古典作曲家若沒有走上全面無調性及無旋律的道路,反而在新古典主義的樂風下繼續以新和聲及樂器運用來創新,古典音樂不會這麼快便脫離了一般市民的階層,成為空中樓閣般的精緻藝術。
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