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中華正聲 - 古德明
正面、負面

2013年10月16日
   

 

今年六月,臺灣國民黨名譽主席吳伯雄謁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事後告訴記者:「習總書記對臺灣的很多建議,都有相當正面的回應。」二零一零年一月,臺灣《遠見雜誌》提出一個問題:「西方媒體為甚麼總報道中國的負面?」這「負面」和「正面」,當然都不是中國人話。
唐朝貞觀三年,秀才馬周草寫奏章,進呈太宗皇帝,對朝政多所建白。《喻世明言》第五卷談到這件事:「太宗皇帝看罷,事事稱善。」而馬周因此獲大用,「太宗皇帝言無不聽,諫無不從」。今天,吳伯雄卻不會說「習近平對臺灣的建議幾乎言無不聽」,只會說「太宗皇帝看罷,有相當正面的回應」。
《紅樓夢》第三十回丫鬟紫娟說林黛玉太過浮躁,不該因小事和賈寶玉口角,林黛玉回答:「吥,你倒來替人派我的不是!」今天,現代漢語人卻不會問「西方傳播界為甚麼總報道中國的不是」,只會說「你倒來替人派我的負面」。
中文有「正面」、「背面」二詞,指物體的兩面,例如《紅樓夢》第十二回跛足道士給賈瑞一個「正面反面皆可照人的鏡子」,吩咐他說:「千萬不可照正面,只照背面。」現代漢語的「正面」、「負面」,意思卻完全不同,是英文positive、negative的化身。查《朗文當代高級英漢雙解詞典》,positive、negative除了解作「正的」和「負的」,還可解作「好的,有助益的」和「有害的、不良的」。現代漢語於是就學英文,用「正面」、「負面」取代中文所有說「好」、「壞」的詞語。
今年四月二十九日,香港政務司長鄭月娥呼籲傳播界少報道社會黑暗:「我們想生活得健康,應該多接收正面的信息。」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廣東《南方都市報》說,漢奸的別墅未必不可視為文物:「一座頗具建築特色的房子,不會因為與負面人物密切關聯而喪失文物的資格。」從前,中國人會說:「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元朝民歌《醉太平》說:「堂堂大元,奸佞專權。」現在,新中國人卻會說:「正面信息不出門,負面信息傳千里。」「堂堂大元,負面人物專權。」
其實,不少英文學者都覺得positive、negative二字已遭濫用,例如麥美倫出版社英文用法指南The Good English Guide認為,與其說positive,不如改說意思較清楚的happy(快樂)、hopeful(有希望的)、encouraging(令人鼓舞的)、good(好的)等。只是現代漢語的標準,是不下流不學。
周三刊登

作者專研中英文,以寫作、翻譯為業。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