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中華正聲 - 古德明
怎樣面對?

2013年10月02日
   

 

九月一日,臺灣中央社有報道說,將近三十歲的臺灣人,百分之八十三還未有一百萬元儲蓄:「面對三十歲人生大關,高達百分之五十五點五受訪者對『財富累積不易』最焦慮。」我不知道「年齡」或「大關」怎麼可以「面對」。
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陳更新《偶題》詩說:「頭顱拍拍羞無價,三十當前好自為。」《三國演義》第五回天下儲侯起兵討董卓,進攻氾水關,以孫堅為先鋒:「孫堅引四將,直至關前,指關上而駡曰:『助惡匹夫,何不早降?』」陳更新不會說「面對三十好自為」,孫堅也不會「引四將,直至面對氾水關」,更不會「面對關上而駡」。
中文的「面對」,有「當面對質」或「面對面」的意思。例如《初刻拍案驚奇》卷十四保長于良等人,走到殺人犯于大郊家裏,叫他去對質:「你幹得好事!今有冤魂在于德水家中,你可快去面對。」李䞇《與管登之書》說:「承遠教,甚感………雖數十年相別,宛然面對(有如見面),令人慶快無量也。」現代漢語的「面對」,當然不是中文「面對」的意思,而是英文face的硬譯。
英文face指「面孔」;作動詞,除了解作「面對面」,還可引申解作「面臨」、「正視」等,例如to face someone是「和某人面對面」,to face a crisis是「面臨危機」或「正視危機」。現代漢語人把face變成「面對」之後,可以「面對」的東西之多,漸漸遠超face。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山西太原理工大學水利學院院長孫西歡說:「我希望同學早點明白,面對工作,要不怕吃苦,要腳踏實地。」香港衛生署長者健康服務網站說:「長者宜多與親戚朋友分享面對壓力的困惑和感受。」這兩句的「面對」,都是似中文而不是中文,似英文卻不是英文。
梁啓超《敬業與樂業》一文問:「做工苦,難道不做工就不苦嗎?」李白《門有車馬客行》寫鄉親來訪,共談心事:「呼兒掃中堂,坐客論悲辛。對酒兩不飲,停觴淚盈巾。」改為現代漢語,這兩段話應是:「面對工作,雖然苦,難道不用面對就不苦嗎?」「我叫童子打掃中堂,招呼客人坐下,一起分享面對的悲辛……」現代漢語人甚麼都「面對」。所以他們不會「正視問題」、「迎接考驗」、「應付困難」等,只會「面對」問題、考驗、困難以至萬事萬物。所以孫西歡不說:「我希望同學早點明白,做工要不怕吃苦。」香港衛生署也不說:「長者宜多與親友傾訴壓力下的困惑和感受。」
周三刊登/作者專研中英文,以寫作、翻譯為業。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