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中華正聲 - 古德明
洋奴的「隨著」

2013年09月18日
   

 

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網站有「香港大會堂」專頁,引言說:「隨著香港大會堂落成啓用,現代的香港博物館事業亦宣告誕生。」這句現代漢語,中文可改寫如下:「香港大會堂落成啓用,香港博物館事業遂告誕生。」刪去「隨著」二字,句子意思絲毫不變;而以「遂告誕生」取代「亦宣告誕生」,前後兩句的因果關係就更加明顯。
「隨著」是現代漢語常用的「介系詞」(preposition),是英文with一字的化身。With可用來帶出一件事,以及隨之而來的變化,例如第二版《牛津高階英文詞典》(The Advanced Learner’s Dictionary of Current English)with 條有以下句子:With the approach of sunset it became chilly。這一句,中文可譯做「黃昏將近,寒意漸濃」,現代漢語則會譯做「隨著黃昏將近,寒意漸濃」。中文「黃昏將近」和「寒意漸濃」是兩個短句,兩句因果關係不言而喻;「隨著黃昏將近,寒意漸濃」則是現代漢語典型的短話長說,硬以「隨著」兩字,合兩句為一句,文字累贅,讀者辛苦,現代漢語人卻樂此不疲,也許還引以為榮,因為他們終於像英美國民一樣,用介系詞了。中文從來沒有這樣的「介系詞」。
《警世通言》第十八卷談到周朝開國功臣姜太公:「文王崩,武王立,他又秉鉞為軍師,佐武王伐紂,定了周家八百年基業。」《後西遊記》第一回說小石猴逐漸長大:「他的知識漸開,精神強壯,便思量要喫好東西,要占好地方。」《水滸傳》第十九回寫張文遠和閻婆惜通姦:「那張三和這閻婆惜如膠似漆,夜去明來,街坊上人也都知道了。」這三段中文,現代漢語人一定會一一改寫:「隨著文王崩,武王立,他又秉鉞為軍師。」「隨著他的知識漸開,便思量要喫好東西。」「隨著那張三和這閻婆惜如膠似漆,夜去明來,街坊上人也都知道了。」沒有「隨著」這個「介系詞」,句子就不能達意了嗎?
當然,現代漢語人非做英美隨從不可,甚麼都要「隨著」。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人民日報》有評論說:「隨著中美經貿的深入發展,有新的問題出現是正常的。」三月二日,臺灣著名政論家南方朔發表《值得注意的習連會》一文說:「隨著習近平時代的到來,北京的對臺政策更積極了。」這兩段文字,中文可改寫如下:「中美經貿日益發展,出現新問題是正常的。」「習近平時代到來,北京對臺政策更趨積極。」中國人說話行文,何必「隨著」外國人口氣。

 

周三刊登/古德明-作者專研中英文,以寫作、翻譯為業。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