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中華正聲 - 古德明
高度下流

2013年09月11日
   

 

九月六日,香港房屋局長張炳良以「安得廣廈千萬家」為題,發表文字說:「我在《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主席序言之中,引用詩聖杜甫名句『安得廣廈千萬家』,邀市民同出一分力。」杜甫復生,一定給張炳良氣死。
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說:「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中文以「間」說樓房數量,例如陶潛《歸園田居》有「草屋八九間」一語。張炳良連詩聖名句都不懂,誤「間」為「家」,詞意不當,用韻也不對。而他據說是個學者,還做過教育學院院長。
當然,在新中國,戕賊中文是潮流。請看六月十四日香港梁振英政府新聞公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高度讚揚懲教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聲言:「一些公職人員濫用職權,我們必須高度重視。」二零零九年,臺灣馬英九政府唯恐得罪中共,禁止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訪臺,內政部長江宜樺九月二十五日更公然說謊,誣衊維吾爾代表大會的秘書長被國際刑警列為恐怖分子:「很多國家高度提防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入境。」甚麼「高度提防」、「高度重視」、「高度讚揚」等下流話,哪裡可以算是中文。
現代漢語的「高度」,是英文highly的硬譯。梁振英政府新聞公報那一句,每一個字其實都是英文:Chief Secretary Lam Cheng Yuet-ngor highly commended the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查一九六八年版梁實秋《最新實用英漢辭典》,highly即中文「很、極」,a highly amusing film是「極有趣的影片」,不是「高度有趣」。
除了「很、極」,中文還有不少等於highly的說法。《國語》卷七驪姬跟晉獻公談到太子申生:「吾聞申生甚好仁。」《新唐書》卷一三零裴寬曾任范陽節度使,去職之後,人人懷念:「部將入朝,盛譽寬政。」《夢溪筆談》卷十五歐陽修讀到王向的文章:「公一閱,大稱其才。」《三戲白牡丹》第十五回呂洞賓和白牡丹交媾:「(白牡丹)渾身酥麻,十分受用。」《四美奇緣》第十四回文素臣對解遂良說:「多蒙老丈忠言勸告,我實非常感激。」中國人不會說「我實高度感激」、「白牡丹高度受用」、「歐陽修高度評價王向才華」、「部將高度讚揚裴寬政績」、「申生高度崇尚仁義」等。
但是,我們今天卻只見「嚴防他入境」變做「高度提防他入境」,只見「十分重視」變作「高度重視」。
周三刊登
作者專研中英文,
以寫作、翻譯為業。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