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鈺成其事 - 曾鈺成
別無選擇

2013年08月05日
   

 

民主並不是完美的制度,但在今天的香港,我們已別無選擇。民主是大部份香港人最相信、最願意接受的制度。中央政府既已向香港人承諾,二零一七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二零二零年可以普選全部立法會議席,這承諾便不能收回,我們必須按這時間表去落實普選。
要落實二零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便要制定一套各方面接受的選舉辦法。大家心裡都明白,關鍵是提名辦法:怎樣決定誰可以參選?有的人認為,可以藉提名機制把中央政府不接受的人從候選人名單中篩掉。這真的可行嗎?如果特區政府提出的二零一七行政長官選舉方案,讓人們一看便知道是「假普選」,一定會遭到強烈的反對,沒法獲得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贊成通過。
再說,即使成功通過了篩選機制,到時如果有一位民望很高,而中央政府卻不能接受的參選人,提名委員會要把他篩掉,政治上也決計行不通。去年的行政長官選舉,雖然不是普選,但各候選人都花盡力氣,去爭取社會的支持,提高自己的民望。這是因為每個候選人都知道,選舉委員們不能拂逆民意,反對民望高的候選人而支持民望低的。同樣,將來的提名委員會不可能把民望高的參選人篩掉,不讓市民選擇。
特區政府如果要搞一套「保證不讓反對派參選」的選舉方案,不但是徒勞無功,而且必然弄巧反拙。一套明顯對反對派不公平的方案,只會激起公眾的義憤,令反對派在社會上得到更多同情和支持。假如政府真的拋出這樣一個方案,而建制派又要支持的話,那末二零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將是反對派大勝。
我認為,這普選的路,我們好歹走定了。
不相信民主、擔心普選會把香港搞得比現在更糟的人,與其挖空心思去嘗試設計一套「零風險」的選舉辦法,不如面對現實,做好準備去應對他們害怕會出現的局面。
至於支持普選的人,則應該清醒地看到,我們雖常說普選是「最終目標」,但其實普選的實現絕不是香港政治發展的終點,反而是民主制度在香港接受真正考驗的開始。普選只是第一步;要實現成功的民主、好的民主,還有更艱巨的歷程。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