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只怕失去你(二)

2013年07月11日
   

 

「我想,我喜歡了你。」
這是哲宇跟我表白時說的話。
那時開學沒多久,幾個同學相約到西貢燒烤,玩到很晚。哲宇住得跟我很近,便由他送我回家。
他就是在到我家樓下,突然這麼說出這句話的。
當然我早隱約察覺到他的心意,但當時也著實給他嚇了一跳。
他那麼坦誠地說喜歡我,我是感動的,久違了的小鹿亂撞心情也讓我很興奮;但他說得太傻氣了,令我不禁笑了出來。
他以為我取笑他,表情像有點受到打擊般繃緊著。
其實我只是不想讓他看到我臉紅了。
「我再打電話給你。」
我拋下一句,轉身推開閘門上樓去。
那一晚洗過澡後,我坐到床上打電話給哲宇。他很快便接聽,讓我覺得他一直守在電話旁。
「我打來了啊。」我用毛巾抹著濕髮,裝作自然說。
哲宇「嗯」了一聲,便沒說甚麼。之後他又忽然開口︰
「你現在是不是用毛巾抹頭髮?」
「欸,你怎麼知道?」我吃驚得停下動作,回頭看了一眼。誰知他又說︰
「你剛剛不是回頭看了房間一眼,以為我在你的房間裡吧?」
「當然沒有!」我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哲宇輕笑一聲。總覺得今晚的他有點不同——
好像有點變輕挑了。
之後他和我漫無邊際地聊著——今晚遇到流浪牛的事,迎新營時鬧鬼的事,將來他想當一個導演的夢想。話題跳來跳去,就是沒重提他今晚的表白。
「記得我們怎麼認識嗎?」他忽然這麼問。
那時我已經很睏了,但就是沒有掛斷的意思。看看鐘,原來已經凌晨四點。
「當然記得。」我輕笑一聲。「大家交換手機號碼,卻沒有人懂得唸我的名字,只有你懂。我還記得那時你的樣子有多神氣。」
然後我才發現,哲宇今晚的輕挑,全為了掩飾他的難為情——
他一直在等我回覆。
我對他當然是有好感的,不然怎會讓他送我回家;不然怎會和他聊通宵電話?
「好像天亮了。」我說。
「嗯,明天早堂,沒多少時間睡了。」
嘴裡這樣說,卻仍沒人願意掛斷。
「那不如現在一起去吃早餐?」他雀躍地說。
「好啊!」
到最後我都沒有答覆他,我知道這很自私,但我真的還放不下以前的男朋友。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