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只想回到你身邊(五)

2013年06月20日
   

 

「我覺得我們挺像,都不是多精明的人。」我說。
「對不起,」這時宇雅才放心坦白道:「上次我送你的鴨子,後來我才知是假貨,賣家明明說是只得一隻的絕版,我買了他竟然又有貨,後來翻查評論,才知道都是冒牌貨呢。」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甚麼?我真笨。」
「貨是假的,」我看著她說︰「但心意是真的,這就好了。」
這一晚,我們在杜拜的沙灘上牽了手。
之後幾天我帶宇雅四處遊玩,她跟我說出一直以來對我的愛慕,讓我受寵若驚。
「我本來也怕自己的冒失會連累你,但想到能見到你,就硬著頭皮接了這差事。」
宇雅的頭髮被微風吹亂,她的眼角在笑時會微微往下彎,那模樣原來很美。
一晚我們來到地球村,我隨意查看Facebook,竟然看到智源那令人震驚的訊息──
「以泉自殺,剛送進了醫院。」
一定是那男人待她不好吧!我自覺有責任回去關心她。
「我來善後可以了。」沒想到宇雅知悉後主動說。
「真的沒問題?」我問的,除了工作,也有情感上的憂慮。
「回香港再見吧,我坐遲一天的班機回來,說好了的,我們要一起看維港的黃色巨鴨啊!」她笑得非常燦爛。
回到香港以泉已出院,我來到她的家。她的樣子很憔悴,手腕還紮著繃帶。
「我對誰都不敢抱怨,他這麼糟糕,我竟然回頭,別人一定會笑我。」以泉抬頭,熱淚盈眶地問:「只有你關心我,我只想回到你身邊,可以嗎?」
換著是以前,我必定一口答應,然後緊緊擁著她。
但我搖了搖頭。
「你不是還著緊我才立即飛回來的嗎?」
「你不是想回到我身邊,你只是喜歡再和前度一起的感覺吧。」我冷靜地說。
以泉低著頭沒再強求,反而抹掉眼淚,努力微笑。
或者以泉不是有心玩弄別人的感情,但人總不能只懂回頭看,人不該只貪戀失去了的。
要回來親眼看到她,我才明白這一點。原來成熟了的是我,不是她。
離開的時候,我打電話給宇雅,電話接通了,她那跳脫的聲音令人安慰。
「你怎知道我剛下機?」
人是應該向前望的,我們今晚還約定了去看維港的鴨子呢。
(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