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只想回到你身邊(三)

2013年06月13日
   

 

「不要生我的氣好嗎?」
「我沒有。」我別過臉。
「我們還是朋友嗎?」
原來有問題要解決的是我們,而不是她和那個男人。有問題,不去解決,是因為愛;去解決,卻只是怕麻煩。
我好像有點明白她的飄忽無定,她的話也不必要太放在心上。
「當然。」我吁了口氣站起來:「我要上班了,不能遲到。」
「我送你回去可以嗎?反正有時間。」她竟然說。
為了證明沒生氣,我只能由她。
「你們不是分手了嗎?」來到公司門口,撞到介紹我進這公司的同事兼好友智源。他對著以泉說:「你們分手那天,阿凱還在我肩上哭得好淒涼呢。」
以泉看看我,有點尷尬地先走了。
周末,公司裡舉行復活節聚餐,智源托著雞尾酒杯來到我身邊。
「你最好小心以泉這種女孩,現在欺騙男人感情的女生多著呢,等她玩夠了,最後她選的一定是有事業、有家底的人。」
「以泉不是這種人,她只是有點拿不定主意。」
「成年人就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可不是拿不定主意就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的。最可怕的,是那種傷害了別人而不自知的女孩呢。」
「聽起來傷得最深的倒像是你呢。」
我反唇相譏,他倒沒感覺,搭著我膊頭悄悄說︰「不如我介紹一個女孩給你,我敢說以泉一定立即緊張得要回你。」
「誰要你介紹?」我開玩笑地撞開他。
「不好意思。」背後傳來溫婉的女聲,是女同事宇雅。
我立即把擊出去的一拳收回來。
「是?」
宇雅單眼皮,清湯掛面的頭髮,很樸素,說話輕輕的,從來不說是非。我跟她不算很熟,但對她感覺不錯。
「上次我不小心打破了你那隻絕版rubber duck,我在網上找到個幾乎一模一樣的‥‥‥」我才看到她拿著一隻塑膠玩具鴨。
「那個啊,你不用太放在心上,跟我們公司設計的名貴水晶相比,我那隻鴨子只是無聊玩意罷了,我都這麼大了,早應該把它丟了吧。」我笑著說,但見宇雅一臉認真,還是把鴨子收下,「不過還是很感謝你。」
宇雅戰戰兢兢地問:「可以跟你拍個照嗎?」
「好啊。」
「交給我吧,」智源主動說:「阿凱,你的手機也給我,我幫你們拍。」(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