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真正英雄

2013年05月10日
   

 

上周說到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英雄」不單止給了這首交響曲名字,還是後世音樂學者對貝多芬的其後一段創作時期的名稱。像畢加索的創作分為「藍色時期」和「玫瑰時期」等,貝多芬的音樂創作也可分為三段,中期的一段便稱為「英雄時期」。他在寫英雄交響曲前曾說他不滿意之前的創作,要走新的路。雖然貝多芬在這時開始慢慢喪失聽覺,音樂中亦顯露出他如何掙扎地面對這生命的挫折,但他成功了。
「英雄時期」成功走出新路,展開了音樂的浪漫時期。而這段時期的精品之多之密,我想不到有那一位音樂家(即使包括莫札特)甚至是藝術家(也許除了米開蘭基羅?)可以如此佳作紛陳,一首接著一首地產出曠世巨作。
不計作品編號55的「英雄交響曲」,隨手帖來的有可能是音樂史上最著名的作品,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命運交響曲」(編號67)和「田園交響曲」(編號68)。無論是被譽為小提琴協奏曲之王的作品61、史上首次以獨奏起奏的第四鋼琴協奏曲(編號58)和華麗的「帝皇」第五鋼琴協奏曲(編號73)、唯一的歌劇「費德里奧」(編號72)、「熱情」鋼琴奏鳴曲(編號57)和壯闊的「合唱幻想曲」(編號800,每一首都是在各自的範疇內音樂史上的頂尖作品。而這全是五至六年內的創作!
更令人震驚的是,這只是貝多芬一個短時期內傑作,還未算入稍後的第七第八交響曲。更不要說貝多芬晚期的第九交響曲和最後數首非常深邃的弦樂四重奏。普通的天才一生有兩三項佳作,已經是難能可貴。而貝多芬,只可以說是宇宙送給人類一個天才中的天才,英雄中的英雄!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