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那年四月的雨(2)

2013年05月09日
   

 

「真的很對不起,你沒事嘛?」
被雨傘命中的年輕男人一臉痛楚,猛搓著額頭。他揹著單肩袋,一副大學生模樣。
「看你身子單薄,想不到一身蠻力啊。」
現在回想那畫面也覺好笑,可我當時真的尷尬得臉都紅了。
「我不是有意的,我以為………」
他盯著我,幾綹被雨水沾濕的劉海垂在眼前。
「以為甚麼?」
以為你是附在傘上的邪靈啊。但這種蠢話怎說得出口?
「我以為………你是商場的保安員,怪我私自打開消防設施的門——」
「傘。」他伸出手。
「喔。」我把摺骨傘交給他。
「用人家的東西,要先問過人啊。」他帶點晦氣地說。
好,不問自取的我是有點不對,但被那樣搶白,一口氣就是難下。
「傘子隨便放在裡面,怎麼證明它是你的?」
平時脾氣很好的我,那天不知為何會那麼有勇氣跟陌生人抬槓。如果我能好好跟他道謝,說全靠他的雨傘我才不用淋濕,把傘子還他,我和他或者從此就會各不相干吧。
有些人看似令你改變,其實他們只是讓你看到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一面。
當時或者不知道,後來回想才發覺,那也是一種命中注定。
「是我今早放進去的,當然是我的。」
「為甚麼要放進去那麼神秘?雨傘不是帶在身上的嗎?」
「這個你不用理。」
他用力把傘搶回去,我死命不放拉回來。
「說不出來,那就不是你的,不用還你。」我學著昭南的口吻說︰「況且這種阿伯才用的老套款式,怎會是你的?」
他在努力忍住不動氣,卻突然發力,把傘子奪過去。畢竟他是男生,我的力氣不及他。
「你這人也真無理取鬧啊。」他沾沾自喜地笑。
雖然可恨,但我也只能眼巴巴看著他轉身走去。
來到商場外,天空又再下起傾盆大雨。
「怎麼嘛?剛才放學還明明放晴的。」
真倒霉,早知就不把傘拿回來,留為己用算了。
我把書舉過頭,就要冒雨衝出去之際,眼前一暗,頭頂多了一把黑色雨傘。
看過去,竟然是剛才那個男生。
「我也過對面,要遮你嗎?」他木無表情地問。
才不要你遮!
我卻抱著課本輕點頭。真沒骨氣。(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