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那年四月的雨(一)

2013年05月07日
   

 

還記得那年雨水特別多的四月。
整個月的下雨量是547.7毫米,直到現在,這個紀錄仍未被打破。
你問誰會留意這回事?在認識他以前,我跟你也有著同樣的疑問。
我從沒遇過像他這麼討厭下雨,卻又那麼堅持不撐傘的人。
他叫晴和。讓我們邂逅的,是一把黑色雨傘。
那年,四月。
跑車飛馳而過,刮起一大片水花。
「好過分啊!」我低頭看著身上本來是淺藍色的裙子,一下子變成深藍色。「懂不懂開車啊!以為開這麼拉風的車就可以不可一世嗎?」
明知徒勞無功,我還是向著已駛遠的車尾低聲詛咒。
這可是我最愛的裙子呢。如果不是哥哥拿了最後一把傘,就不會弄得這麼狼狽。
距離回大學還有一段路程,我把課本舉過頭擋雨,但根本是杯水車薪,這樣下去準會全身濕透,回到班房一定超尷尬。
啊!說不定可以去那裡碰碰運氣!
綠燈亮起,我立即跑過馬路,走進一個小型屋苑商場。
在美式餐廳和時裝店之間的牆上,有一道一米高的鋁質小門,門上寫著「消防喉轆」。
確認身邊沒有人,我悄悄打開那道門,裡面是一個用來放消防喉的小空間,我往黑暗的深處看去。
果然在!就跟上次一樣!
我喜出望外地把上半身探進去,輕輕拿出那把黑色摺骨雨傘。傘上還有水滴,看來它的主人把它放下沒多久。
下課後我會拿回來的啦。
「嗨,怎麼帶這種阿伯才會用的黑色摺骨傘?好沒品味啊。」
坐在旁邊的昭南探過頭來,分明是無心上課。
「不是我的,」我邊拎著濕透的裙襬邊把今早發生的事告訴她。
「哇!你竟然做這種事?」她向我靠過來,神神秘秘地說︰「你沒聽過不可拿不明來歷的雨傘嗎?好邪門的啊,會把附在上面的靈體………」
「不要亂說啦。」我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上次我用過都沒事。」
「那些東西,易請難送啊。」
「你還說?」我敲了她的頭。
都怪那個昭南,害我怕得下課後立即跑回去歸還那把雨傘。
我拉開那道消防門——
「原來是你。」一把聲音在腦後響起。
「哇!」我拿著傘,瞇著眼便轉身揮過去——
(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