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不快的賞樂經驗

2013年04月18日
   

 

談過不少音樂家及其作品,今天想說的是去年看藝術節的一次不快經驗。
那晚的曲目是德布西Op.10弦樂四重奏和舒伯特D956五重奏(可參考早前「葬禮音樂」一文)。藝術節的室樂表演經常滯銷,那晚也是,為了照顧演奏家的心靈,於是施展其拿手好戲:派票。甫入演奏廳,看見一排排滿臉茫然的年輕人,再加上數批一家四口作其藝術親子活動狀,已心知不妙。結果?持續的亂拍掌。樂章與樂章之間總是掌聲雷動,無論怎樣咳嗽暗示都阻止不了。更可怕是D956第三樂章的中段,一個稍長的停頓,居然惹來零落的喝采,令表演者一臉尷尬,比滿場空凳還要難堪。
香港官府派票給學校,美其名鼓勵年輕人參加藝術活動,其實是數字管理遊戲,從無提升香港人鑑賞力。另一討厭的事是,帶票員無時無刻一眼關七阻人拍照,還一臉「怎麼你不守規矩」的鄙夷咀臉。我很想告訴那位對表演毫無興趣的阿姐,演出進行中阻止拍攝當然應該,但表演完了,人家出來謝幕,觀眾拍個照留念又有甚麼要緊呢?難道灣仔演藝學院是紅館,有人會把照片沖出來在場外或在信和中心牟利?在米蘭La Scala、維也納Musikverein或柏林Philharmonie,謝幕時還不是鎂光燈猛閃,又損害了甚麼國際形象呢?盲目的管理主義一點也不文明。
我很記得那次在巴黎Opera Bastille看理察史特勞斯的獨幕劇Elektra,當女高音Deborah Polaski結尾倒地,燈光全滅,全院觀眾在迴盪的餘音中靜默了兩秒後,才一致地轟然喝采。這才是真正音樂迷尊重精彩演出的自然反應。真不知何日才可在香港遇上這一幕。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逢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