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莫扎特與他的K466

2013年04月11日
   

 

莫扎特的音樂,是可以談過不停的。這位不世出的天才,創作範疇極廣極闊,交響曲、協奏曲及奏鳴曲、宗教作品如彌撒曲及安魂曲、多樣的室樂作品和輕鬆悅耳的嬉遊曲與夜曲,佳作紛陳。但除此以外,他的歌劇創作亦極為浩瀚,並另成體系。莫扎特之後的作曲家,一是專注歌劇的如華格納、威爾第等,罕見出產器樂曲;一是像舒曼、布拉姆斯般專注器樂創作,歌劇近乎交白卷。所以說莫扎特不僅是一個作曲家,而是相等於兩個偉大的作曲家,也不能算誇張。
研究莫扎特的專家都會同意,能夠完整地代表這「兩個」偉大音樂家的創作歷程,一邊自然是他的歌劇作品,另一邊則是他的二十七首鋼琴協奏曲。這系列作品貫串莫扎特的生涯,由童年時的改編作品到中晚期的傑作,全面展現莫扎特創作技巧的成長及曲風的多變。不同演奏家對這二十七首作品各有喜好,但要找最重要的,還數1785年完成的第二十號D小調K466。
這是莫扎特邁向全面成熟的奠基之作。其後6年直至他逝世期間,無論是接著的數首鋼琴協奏曲、最後的3首交響曲、弦樂和單簧管五重奏、沒有完成的安魂曲和歌劇《費加羅的婚禮》、《唐璜》及《魔笛》,都是音樂史上的顛峰傑作。莫扎特專家Girdlestone說K466就像是一個熟悉的長篇故事進入關鍵情節的那一刻,每次重看都會喘不過氣,知道高潮終於要來臨。這個故事就是莫扎特的音樂世界。
聽著K466著名的慢板樂章浪漫曲中段那優美的鋼琴旋律,你會感到古典音樂最典雅動人的一面已經寫到極致,不能再進了。即使是貝多芬,也得拜倒其下。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逢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