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這次讓我扶你(一)

2013年04月09日
   

 

「真的沒看到嗎?」
洗衣店的大嬸拿著熨斗,一臉不耐煩。
「要我說幾遍了?沒有就是沒有!」
富美手裡緊捏著一隻深藍色襪子,心裡有點怯,但還是硬著頭皮追問︰「但我找得很清楚,真的只剩下一隻,我想會不會夾在洗衣機的隙縫裡呢?」
大嬸把手中的熨斗對著富美,一團水蒸氣噴過來,富美往後一退。
「我們店開了十幾年,從沒試過弄丟客人的衣服!你是特地來找碴嗎?」
「你怎可以這樣‥‥‥」
換著是以往的富美,她一定會據理力爭到底。
但現在的她已沒有那個力氣。這段日子的折騰讓她失去了判斷力,分不清對與錯。既然大嬸那麼兇巴巴的,說不定真的是自己的錯?她是不應該來找碴的。
「那我回家找找看。」
她推開門離開了洗衣店。走不了幾步,就在外面的石椅上坐下來。
媽怎麼可能會死呢?
她還很驚訝,兩星期過去,自己竟然還未能接受這個事實。
如果是感情深厚的母女還可以理解,但她從小就看不起性格懦弱怕事的母親,始終和她合不來。尤其受不了的,是她對任何事都沒有主見,一切都以家中的男人們馬首是瞻,卻不知道最不中用的就是老爸和弟弟。
不是麼?一看到媽不省人事躺在浴室地上,那個整天宅在家的弟弟就嚇得六神無主;老爸比他還要命,坐在沙發上裝作沒事兒,以為沒看到事情就沒有發生!這世上怎會有這樣差勁的男人?
媽被送進醫院後證實是腦中風,搶救了兩天,一句話也沒留下便走了。
身後事當然由富美一力承擔,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她來不及思考這應是誰的責任。
有一晚下班回到家裡,老爸和弟弟正分著一個即食麵吃,看著兩人臉上擠出沒出息的笑容,累透的富美忽爾悲從中來,衝進房間裡掩臉大哭。
自己好可憐,她恨那樣一走了之的母親。
「不好意思,這是你的嗎?」
一把聲音把富美拉回現實。
抬眼看去,一個年輕男子站在她面前微笑。
他手裡拿著一隻送洗過的、深藍色的襪子。
(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