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長大的一刻

2013年04月02日
   

 

成長時所聽的音樂通常是最難忘的。時間多,七情六欲剛發展,遇到喜愛的歌曲,隨時可以反反覆覆聽上數百次。科學研究指音樂最能觸發記憶,所以我常常跟年輕人說,不要笑上了年紀的人總愛聽粵曲或懷舊金曲。他們只是藉着音樂去喚起年輕時美好的回憶。不過大家曾否有一首音樂或歌曲,聽後打進心心深處,令自己聽後覺得忽爾長大了呢?我很記得那一刻,那一首樂曲。
那是中七高考前的農曆年假。年初一和家人團拜後,我決定回學校宿舍長住溫習。長假期所有宿生都不會留在學校,駐校看更校工也回家度歲,所以偌大的校園只得我一個人。就在初二的傍晚,溫習溫得氣悶,戴著耳機,走到學校的草地散步。
那是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這是他最後的器樂曲,第一樂章沒有前作的跳脫、活潑,也沒有一個接一個令人一聽難忘的精彩旋律,只有懾人的平靜。這是少數莫札特沒有獨奏華彩樂段的協奏曲,激昂的情感欠奉,單簧管和樂隊的段落交接無縫,被譽為最「協和」的協奏曲。
這是才子陶傑最愛的斷腸作,認為這是天才知道自己將逝,上帝給莫札特的聖喻。梅麗史翠普主演的《走出非州》用上此曲最著名的慢板樂章,但其實更早之前新浪潮大師高達的成名作《斷了氣》裡,貝蒙多演的男主角結局前在女主角西寶家裡播的,也是這曲的第一樂章,預示了他最後被槍殺的命運。
就是這首莫札特平靜地面對離世的樂曲,令十八歲、對前途人生感到不安的我,在嘉多利山頭的暮色蒼茫中,突然感悟到比起死亡,一切的困擾,其實甚麼也不是。

回首頁      列印

 

/4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