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愛上華格納(四)

2013年03月21日
   

 

在紐約和《羅恩格林》一見鍾情後,我當然沒有能力學巴伐利亞童話國王路易二世,為了紀念劇中的天鵝騎士,興建現已成為旅遊勝地、迪士尼城堡藍本「新天鵝堡」 。但我把市面上所有錄音和錄影都買回來逐個比較,也細讀了華格納傳記、《羅恩格林》的創作及首演背景(包括他因參與德國1848年革命及德累斯頓1849年騷亂而要流亡瑞士)和所有藝術評論及音樂分析,誓要把這套樂劇了解透徹。
不過最任性還要數我在一年內用盡工作假期,在歐洲看了六場《羅恩格林》的演出。我像追星fans一樣,無論是維也納、萊比錫、柏林、米蘭或巴黎,哪裡有表演便到那裡去,那怕只得兩三天的空檔。就是在這幾次觀劇中,我領略到羅恩格林旋律在第一幕公主的夢境中,早已經留下伏線;亦學懂欣賞第二幕一開始攝政王和女巫的二重唱,不單只以調性變化和劇情有機結合,更預示了後期成熟作品中深入的心理描寫。而forbidden question主導動機在羅恩格林身世揭曉前後的resolution變化,直是天才手筆。
這一年很瘋狂,但亦因此認識了歐洲的音樂觀賞文化,使我對思考西方文藝公共政策產生興趣。當然順道多看了二次《崔斯坦和伊索德》和《紐倫堡名歌手》,令我終於全面進入華格納的音樂世界,並開始了解這位巨人的思考創作不單只在音樂及歌劇,更旁及舞台劇院設計和禮儀、指揮理論、甚至文學及哲學,希望達至他所謂的Gesamtkunstwerk總體藝術理想。至於開始了拜萊特音樂節長達十多年等待的排隊訂票,更是不在話下。
二〇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便是華格納二百周年生忌。Richard,ich liebe dich。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