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愛上華格納(三)

2013年03月14日
   

 

那是一個仲春,我到華盛頓出席一個和工作有關的講座,順道到紐約旅遊。我對百老匯音樂劇興趣不大,而那幾天卡奈基大廳和林肯中心費沙大廳亦沒甚麼吸引的管弦樂上演。有一晚美國朋友失約,剛好大都會歌劇院上演《羅恩格林》,雖然連中場休息表演長達五小時,但也決定臨時買票,正好讓我第一次現場看完一套華格納樂劇。
《羅恩格林》這套以歐洲中世紀天鵝騎士傳說為本的樂劇,讀者可能從未聽過這名字。但劇中第三幕一開始的一段折子音樂,大家一定耳熟能詳,就是「成個老襯,從此被困」的婚禮進行曲(其實此曲是婚禮後伴娘們的祝福合唱,劇中有另一首更精采動聽的教堂進行曲)。值得一提的是此劇結局男女主角婚後不久便要分離,以此為婚禮音樂實在是非常不祥的。
這次毫無期待的偶遇,卻燃起醞釀了十五年的感情。第一幕前奏曲一開始仙音般的弦樂輕奏,奏出代表聖杯和神力的主導動機(leitmotif)。這一大片的詩意旋律,把整套樂劇的浪漫基調定下來。接著整個晚上令我神魂顛倒的段落,多不勝數:例如騎士降臨時奏出、貫串三幕的羅恩格林旋律;又如劇情關鍵forbidden question的主導動機(尤其在第二幕結束時、最後一個音符前的大疑問);還有結局天鵝變身前女巫的邪惡段落。至於飾演主角的男高音Klaus Florian Vogt那清亮的歌聲,更是盤旋腦中,驅之不去。
記得完場已過午夜,和散場觀眾趕搭最後一班地鐵回酒店,我在車廂中不停哼著forbidden question的旋律。那些紐約客以為我撞邪,望著我傻笑。而我卻像一個剛戀愛的年輕人,久久不能自己。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逢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