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愛上華格納(一)

2013年02月28日
   

 

二〇一三年是華格納二百歲冥壽,西方各音樂重鎮將會不停演出他的作品。不知怎地,香港人對他興趣缺缺,少有上演他的樂劇。我學問當然談不上能專論這位西方藝術(不止音樂)史上的重要人物,但也想趁趁熱鬧,說說我如何喜愛這個古怪德國人的音樂。
中學讀男拔萃,全港音樂傳統數一數二,自不然耳濡目染,學著師兄們附庸風雅,聽古典音樂。但我一沒學樂器,二沒學樂理,要和家境富裕、早已是八級鋼琴的同學吹牛,唯有靠死讀書,狂看音樂分析評論。當年我很迷樂評人黃牧先生的文章。黃牧是死硬華格納粉絲,把他的音樂評得天上有地下無,連帶我也景仰得很,雖然一套完整的華格納樂劇也沒聽過。
及後在中五校際音樂節合唱團比賽,華格納樂劇Tannhäuser裡著名的Pilgrim’s  Chorus是曲目之一,終於第一次真正接觸他的音樂。開初彩排練習時,我覺得旋律古怪無比,毫不吸引。誰不知熟習了音樂歌詞後,這曲出現魔幻的吸力把我迷住。特別是中段四部男聲協調和聲跟不協調和聲互相交替推進,調子游離不定,直至轉入高潮的合唱主旋律前,和聲終於微妙而自然地變調總結。我每次練習到這節,總會莫名的觸動。有一段時間我迷這段和聲合唱迷到會在小息時候,找另外三位合唱團友練習,享受那不協和變調的美妙。
可是苦於華格納的音樂總是大堆頭,唱片動輒數百甚至上千元,總覺花這麼多錢只買一套樂劇鑽研不值。加上德文唱詞艱深無比,倒不如聽多點旋律優美的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和布拉姆斯的器樂曲。於是我便第一次和華格納擦身而過。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逢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7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