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就讓你走(六)

2013年01月24日
   

 

不知哪來的勇氣,她披上連帽外套,直往阿武家走去,她咯咯咯地敲起門來。
阿武終於來開門。
「你怎麼不聽我電話?」
「我有點累,想睡了。」他說,但身上明明還穿著襯衫。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
「怎麼會?」
「跟你認識不久便在你面前哭,又罵你又——」
「你一點也不煩,你很好。」
桐的心在抖震,無法言語。
「我明天就要走了。」他說出了原因。
不知為何,桐早就有這預感。
「走?到哪裡?」
「比利時。」
她望向一旁,眼眶一熱,卻叫自己忍住,末了只說:
「你不理奀豬了?」
「對不起。」
不用道歉嘛。
「那,祝你一路順風。」
竟然拋下最老套的話,桐轉身跑回自己家裡。
把門從背後關上,眼淚便立即湧上喉嚨,她蹲下來盡情地哭。
腦裡都是過去每晚和阿武通電話的畫面。雖短暫,卻很難忘。
早上醒來,胸口被甚麼重重的東西壓住很不舒服。
張開眼,一隻玳瑁貓就伏在桐的胸口。
「奀豬!你回來了!」她無法相信,也不理會儀容便抱起牠跑出門去。
「阿武,奀豬回來了!」來到隔壁,她興奮地拍著門,卻一直沒回應。
她停下動作,笑容淡了。
對啊,他已經走了。
「原來是你!」背後傳來一把高吭聲音。桐轉過身去,一個中年婦人指著她。「是你餵我家小豆,把牠弄得這麼胖!」
「奀豬是你的貓?」
「甚麼奀豬。」婦人從桐手中搶回貓。「早陣子牠經常不回家睡,我就知道外面有人餵牠好吃的。」
奀豬在婦人懷中撒嬌,看來她真的是牠主人。
不屬於自己的就要讓牠走,桐現在已學懂放手。
「對不起,我以為牠是流浪貓。」
見桐鄭重道歉,婦人息怒走了。
呆站半晌,桐忽然笑了。阿武之前的動物傳心原來是真的,失蹤的日子,奀豬真的躺在主人暖暖的床啊!
真想告訴他。
路口傳來煞車聲,一個年輕男子從計程車上下來。
是阿武,他揹著行李向著桐走來。
「我不走了。」他微笑說。
簡單的四個字,是桐一生中聽過最動聽的話。
「嗨,我告訴你,原來奀豬牠‥‥‥」
桐挽起他的手,開始訴說。原來你讓他走,他也會回來,這才是真愛。(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