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就讓你走(五)

2013年01月22日
   

 

「你之前說想吃我做的燉牛肉,不過好像做得太多了。」
桐搓著雙手,有點尷尬地站在門前。
「那就一起吃,進來吧。」阿武說,到廚房拿餐具。
「今早的事,對不起。」桐站在廳裡說。
原來她是一心來道歉的,阿武微笑搖頭,把碟子交給她。
那一晚,桐跟阿武說了她以前的貓Mimi的事。
阿武憐惜地望著她說:「貓和人一樣,要走的時候就要讓他走。他要回來,張開雙手迎接他就好了。」
「我利用Mimi拯救戀情,又不珍惜牠,我很自私‥‥‥」桐垂著臉。「直到昨晚,你把雨傘交給我然後衝進雨裡,我終

於明白自己的問題。」她苦笑起來。「我家連一把雨傘也沒有,我連自己也照顧不來,怎叫別人愛?」
「最深沉的悲傷是無法忘記的,我們能夠做的,就只有在快樂時盡情快樂,把那悲傷滋養在心底,偶然翻出來或許會有點

痛,但那卻是我們成長必要的養分。」
桐怔怔地看著自己。阿武有點後悔說了心底話。
「你說得對,以後我會先做好自己。」她笑了。「說不定今晚奀豬就會回來呢。呀,不如牠回來之後,我們輪流照顧牠,

你說好不好?」
 看到回復生氣的桐,他又怎麼忍心告訴她——
他後天就要搬走了?
X X X X X
奀豬還是沒回來。
但桐沒有太擔心,因為阿武說過︰貓和人一樣,要走的時候就要讓他走。他要回來,張開雙手迎接他就好了。
阿武讓她學懂了很多事。
她必需成長,學懂先照顧自己,才可以去愛人,才可以照料奀豬。
這兩晚望向對面阿武的家,他都像很忙的樣子,桐想過打電話給他,但又拿不定主意。
顧忌甚麼?在阿武面前哭過鬧過,醜態都給他見過了還怕甚麼?
桐撥了電話給他,從窗邊偷看對面。阿武明明拿起了正在響的手機一看,但等了好久,他還是沒接聽。
為甚麼他不接聽電話?桐心裡涼了一截。應該沒做過甚麼惹他生氣的事呀!桐屏著氣,慢慢把頭伸出窗子,阿武家裡已經漆黑一片,看來已經關燈上床睡了。
阿武是有心避開她的。(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5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