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遇見愛情 - 楊一沖
就讓你走(四)

2013年01月17日
   

 

一整晚都找不到奀豬。
兩人都累了,阿武便帶桐來到圍村裡的茶餐廳。
坐在對面的桐雙眼浮腫,髮還是濕的。昨晚一定哭過了,想不到她會為一隻貓這麼傷心。
阿武不忍心看到她這樣。
「不如我試試跟你做動物傳心?」
「你懂動物傳心?」
其實阿武只上過一課,是前女友Janice硬拉他去學的,他連到底是不是真有動物傳心這回事也不知道。
「試過才知道呀。但我要先得到你的答應,我才可以做。」阿武裝模作樣似地說出僅記得的規則。
桐猶豫半晌才點頭。
「那開始了。」其實阿武也不知要怎麼做,他便只管盯著桐的雙眼。
只要說些她想聽的話就好。
「我聽見了。」他合上眼說︰「奀豬叫我跟你說,牠正躺在暖暖的床上,叫你不用擔心,牠還說你已經對牠好好,不要怪自己了。」
阿武張開眼,一行淚正從桐眼角流下。
「騙人的。」
阿武知道她根本不信,只是他的話觸及她內心的柔軟處罷了。
「你不懂就不要騙人!」她激動得站起來,離開了茶餐廳。
x            x               x                x               x  
下班來到公司樓下,阿武竟然遇到Janice,她邀他一起吃晚飯。
「你怪我嗎?」她問。「分手時那樣罵你。」
「早忘了。」那時他傷得可深了,阿武卻微笑問︰「你現在工作還好吧?」
「嗯,剛升職了。」
「和他也快要結婚了吧?」
「你怎麼知道?」Janice吃了一驚。
「你比他還要了解我。」她看著阿武好一會。「阿武,你是個好男人。」
「安慰的話就免了。」
「我是真心的。找到新女友沒有?」
「住在隔壁的女孩滿不錯。」
「那快點追人家啦。」
阿武微笑搖頭。
「對啊,差點忘了你要到比利時。」Janice皺了皺眉,說出他這陣子一直很在意的事。
既然要走,還應和她開始嗎?(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