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一個女人

2013年01月07日
   

 

記得第一次知道有這一個女人的存在,是在一個飯局裡,大部分人我都是第一次認識,而當晚最吸引我的就是她,那一個女人。飯局差不多每一道菜也會提起她,「影張相whatsapp佢,叫佢快啲飄過來啦!」「喂,留番個乳豬頭俾佢啦!」「佢食唔到,有冇辦法俾佢聞到呀?」我忍不住問旁邊的寫詞麻甩佬;「阿乜叉姐依家喺邊?佢點解食唔到嘢嘅?佢走咗嗱?」麻甩佬沒有理會我,跟酒杯對望後,就一口把杯裡的威士忌喝掉。他們又不時自拍、團拍,好像想跟那位女人說,我們這晚有多開心,你來不了就笨了。但靜心從他們的眼球望進去,不難發現,他們心底裡跟林振強的詞一樣,「乾一杯乾一杯恭祝友誼……明日你我說再會時,彼此心思心意,即使不講都心知」。
整晚感覺讓我猜疑,我是否應該盡點心意俾帛金呢?飯局後,我心裡默默禱告,希望那一個女人仍在呼吸又好,或已穿白袍亦好,都能夠繼續她的美夢人生,雖然我不認識她,但我深信,有一天我們會在另一端再見。直至有一次去電台接受《有誰共鳴》訪問,才發現這位面帶嚴肅表情的主持何秀萍小姐,就是那晚飯局的那一位女人——叉姐。原來叉姐仍在呼吸,而且精神飽滿,言語間不時流露溫柔笑容,那刻我真心想大嗌,此時此刻到底有誰共鳴,天啊!原來她仍是活生生的,那到底當晚飯局發生了甚麼事呀?幹嘛好像要悼念一位好知己似的。我心想應該問問她發生甚麼事嗎?但當她知道我以為她早已登了極樂,她溫柔的笑容會從此在我面前消失嗎?最後,我沒有跟她表白,只敢從歌曲表白我的心聲。何秀萍小姐最近把自己的美夢人生結集成書,命名為《一個女人》。這本書讓我更了解一個女人的「靈.體.物.慾」,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終於解開那飯局謎團,原來這個謎團一切都是因「友誼」而起的。叉姐,你在我生命中已死了一次,我深信,我會比他人更珍惜你的存在,希望有機會聽到那4個晚上你是怎樣過的,同樣如你不介意,我很想跟你分享我那百多個晚上的小故事。/周一、三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